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50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四十七】(H)

只是這麼小一處,要將他盡數吃下去,也頗為困難吧?

祁甄已經壓了上來,手中握著那早已脹痛的玉柱,這會兒才覺出幾分隱約的期待和興奮。

應當就是這裡了。

他在小小的洞口前探了探,裡頭嫩肉立時圍裹了上來,緊緊的吸允住了他的手指。

待他拔出時,彷彿還有些依依不捨。

黎莘半倚在床尾,身上春光畢露,旗袍被褪了一半,鬆鬆垮垮的掛在肩頭,兩隻嬌嫩的乳兒暴露在空氣中,乳尖粉嘟嘟的,像一抹淡掃的胭脂。

她神態慵懶又勾人,半瞇著眼,看著祁甄笑:“爺……這才方開始呢。”

祁甄聞言抬了頭,見黎莘已撐起身子,雙腿勾著他的腰往前一送,將那鼓脹的圓頭抵在了入口處。

她沒有握這粗碩玉柱,而是抓著祁甄的手,示意他往裡頭送。

祁甄挑了眉,忽而一個翻身,將她壓了下去。

“書上看了些,就敢來教爺了?”

說話間,那氣勢洶洶的陽物已經抵的牢牢的,兩者間有著莫名的吸力,正催促著他們合二為一。

祁甄心裡也蠢蠢欲動。

看黎莘不說話,只挑釁的望著他,祁甄那點勝負欲也被激了起來。

他握住脹痛的陽物,慢慢的擠開了那層迭的媚肉,一寸一寸的往裡推進著。

手指感受到的到底和身體不同,若說方才的祁甄更多是看著黎莘快活的話,如今自己也感同身受了。

尤其他每入一些,那熱而燙的肉壁救使了勁兒的往裡擠壓,將他箍的又牢又緊,酥麻的快感直衝下腹,順著尾脊過電似的往上竄。

說實話,將祁甄徹底包容卻是不算太順利,但黎莘先前到過了一次,身子已經徹底的濕了軟了。

當祁甄突破那薄薄的肉膜,重重的撞擊在花心上時,她只略一擰眉,很快就釋然了。

比起疼痛,更多的是被填飽的滿脹。

倒是祁甄忽而悶哼了一聲,面色變的格外奇怪。

黎莘咬著手指,靜靜的等了片刻,卻一直不見祁甄的動作。

她心裡癢癢的,忍不住就睜開一雙朦朧的眼,疑惑的望向了祁甄:“爺?”

祁甄沉著臉,眼神中有些許的迷茫和困惑。

他撐在她身上,靜靜的等待了片刻在黎莘以為他是不知該怎麼進行下一步的時候,他竟是起了身,將那物抽了出去。

黎莘一愣,下意識的低頭去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她竟是忍不住掩了唇,噗嗤一聲笑了。

只見那花徑半開,當中甬道若隱若現,一線白濁自嫩肉中緩緩的淌了出來,洇濕了身下的絲被。

原是祁甄初次,沒嚐過這滋味,一入就洩了出來。

聽到黎莘的笑,祁甄的目光立刻掃了過來。

黎莘忙掩住了唇,露出一雙彎彎的眉眼,頗有幾分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

祁甄看在眼裡,雙眸微瞇,抿著唇冷哼道:“你這是……在笑話爺嗎?”

黎莘哪敢說是,連連搖頭,險些沒把自己搖成一個撥浪鼓。

祁甄就上前拉下的手,視線掠過她不自覺上翹的嘴角,瞳仁微黯,湧動著莫名的危險。

黎莘莫名有些不祥的預感。

祁甄勾住她的腰,一手擒住她的手腕,壓過了頭頂:“過會兒,爺便讓你哭個夠。”

黎莘:“!!!”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