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75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七十二】

黎莘不知道自己坐了很久,只覺得整個身子都近乎麻痺了。

可能是一個小時,三個小時,五個小時。

直到房門傳來了吱呀的一聲,她才迷迷糊糊的發現,自己坐在床上,抱著被子,半夢半醒的睡了一覺。

門外傳來了一道穩穩的腳步聲,有些硬質的鞋底,敲擊著地面,發出不甚清晰的摩擦。

她再一次肯定了,這不是祁甄的小洋樓。

而這人步伐雖穩健,卻不似祁甄走的那般鏗鏘有力。

她不自覺的裹緊了被子,一雙失了焦的,霧濛濛的雙眼,向著發出聲音的地方望了過去。

床褥陷下一角,連帶著她的身子也往下沉了沉。

死一般的寂靜。

失去了視覺後,聽覺和嗅覺就變的格外的敏銳,她聞到了那股淡淡的書墨氣,夾雜著些許的煙草味。

他嘆息一聲。

“抱歉,”低沉的嗓音和記憶中的重迭,黎莘攥緊了自己的手,指節都揪的發白,“我不想這麼對你的。”

祁蘅,又是祁蘅。

有那麼一瞬間,黎莘是真的後悔自己下手太輕,當初那支簪子若是再往里扎一些,也許,就不會有接下來的一切了。

見黎莘不說話,神色也冷漠的可怕,祁蘅就伸出手,想要去觸一觸她的臉頰。

黎莘反應極快的躲開了。

祁蘅的手落了空,就那麼尷尬的垂了下來。

兩個人相對這沉默許久,半響,黎莘才啞著嗓子,開口問道:“你把他怎麼了?”

她的嘴唇很乾,略動一動就很快裂開,滲出淡淡的血絲。

祁蘅拿過邊上的溫水,想要餵她喝,卻被黎莘一巴掌打開,直接潑灑在了床榻上。

溫水將床褥洇濕了一片。

祁蘅無言的望著那片污漬,眼眸低垂,默默的將杯子拾了起來,放在一邊的桌子上。

你餓嗎?”他開口問道。

黎莘並不回答他,只是雙眸空茫的望著前方,固執的問道:“你把他怎麼了?”

祁蘅平靜的看著她,黎莘自然不知道他面上的那些情緒,只能防備的往床的角落縮。

良久,祁蘅開口:“他死了。”

黎莘的心口驟然一停。

但很快的,她的理智慢慢回籠,將那些驚惶不安驅散了一些。

只是她的指尖,微微有些發涼。

“我不信。”

她搖搖頭,並沒有出現祁蘅想像中那樣或是歇斯底里,或是害怕不安的畫面。

除了一雙失明的眼睛,她冷靜的可怕。

祁葡想扯一扯自己的嘴角,卻發現面上是僵硬的。

“信不信隨你,”他從床沿站了起來,平板的語氣,恍若只是在陳述著一個既定的事實,“他擋在你前面,自然活不成了。”

祁蘅想起自己看到的那幅畫面,心中竟然有一種莫名的暢快。

黎莘側過頭,像是在辨別著他的方向,窗外的光線正好,落在她有些蒼白的面龐上,卻照不亮那雙晦暗的眸:“是你做的?這一切?”

祁蘅居高臨下的望著她,沒有否認:“是。”

他一直都在等這一天,從很多年前開始,一直一直。

黎莘聽了,許久,忽而噗嗤一聲笑。

她笑的莫名,饒是祁蘅聽了,眼中也不由出現一絲猶疑。

“我現在真的後悔了,”她笑完,輕輕嘆了一聲,“後悔當初沒能殺了你。”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