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72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六十九】

如果她沒聽錯的話,那位夫人,說的難道是王沛蓉?

可是幾月前在食府裡見著他,她不是還中氣十足的嗎?

黎莘心裡好奇的跟貓撓似得,側頭還想在聽一些,可不知是什麼緣故,那兩位夫人突然噤了聲,隨即,就開始聊起了別的事。

黎莘愣了愣,有些好奇的回頭去看

“姐姐。”

兀的,一隻小手拍在了她肩上,隨之而來的,是小柴有些興奮的嗓音。

“你竟然也在這兒!”

她說著,就從後頭繞了過來,走到黎莘身邊坐下。

距離跑馬場一事已經過去了許久,小柴看起來恢復了很多,面上被養的白白嫩嫩的,似乎還圓了一圈。

黎莘有些奇怪:“你一個人嗎?”

說實話,祁甄和祁蘅是死對頭,在場的估計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若不是黎莘選的位置好,光是看到小柴和她並坐在一起談心,不知要驚掉多少人的下巴。

小柴聞言,一雙熠熠生輝的眼,這會兒不由也黯淡了下來:

“爺去應酬了,原先是秦媽跟著我的,但方才她出去了一趟,一直都不曾回來。”

黎莘嘆了一聲,想拉出她的手安撫安撫,不想還沒等她碰著小柴,她就如驚弓之鳥一般,雙手縮回,下意識的摀住了自己的小腹。

她這一連串的動作,都被黎莘給捕捉到了。

望著小柴有些無措的神色,她心中一沉:“你有孕了?”

小柴原本還想否認,但一對上黎莘的雙眼,那氣勢就不由自主的弱了下來。

她垂了頭,有氣無力的應了一聲。

“小柴,祁……你們爺待你可好?”

她柔聲問道。

小柴聽了她的話,沒有立即回答,而是遲疑的躊躇著。

她的眼中帶出了幾分懵懂的迷茫之色:“應當是,好的吧。”

她猶豫道。

事實上,她壓根還不清楚情為何物,那時黎莘逃走了,宅子裡的人告訴她,小花姐姐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分明是被救回來的,好吃好喝的呆著,如今卻將爺刺傷了。

但是為什麼刺傷祁蘅,卻無人說的清楚。

秦媽告訴她,那是因為小花姐姐要爬爺的床,爺對夫人一心一意,直接拒絕了她,她因愛生恨,才將爺刺傷的。

小柴不懂什麼是爬床,可她也不相信黎莘會做出這樣的事。

因愛生恨?

可是明明,明明小花姐姐根本不喜歡爺啊,她常常這麼說來著。

那時的小柴就這麼直白的反駁了秦媽,搞的秦媽臉上紅一陣白一陣的,好久都沒再搭理她。

後來,宅子裡就有風言風語,說黎莘逃跑後,恬不知恥的去找了九爺,也就是他們五爺的弟弟。

王夫人就在這時候找上了小柴,哀哀戚戚的說了許多話,說她,說黎莘,又說自己。

小柴的聽的雲裡霧裡的,不自覺的想找黎莘求助,但卻發現,如今只剩下她一人了。

她心中惶恐又害怕,在王夫人半是威脅,半是祈求的說出,讓她做五爺姨太太的時候,她被秦媽催促著答應了。

一切塵埃落定。

但她從始至終,都不知道自己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

她只記得那一晚來她房中的祁五爺,壓著她做了很親密親密的事,可是她好疼,拼命的喊,拼命的叫,他都沒有停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