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50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五十七】

連越書蹙了蹙眉:

“這同黎姑娘又有何干系?”

下意識的,他不想將黎莘牽扯進來。

羅盈袖就一字一句道:

“你不近女色,沉迷藥理,以往我還不覺,可自打她來了,你便一門心思撲在她身上。”

她說著,嗓音略略有些哽咽“我就想知曉,我哪裡不如她,還是你曾見我面上胎記,厭棄我了?”

連越書蹙了蹙眉,認真道:

“羅姑娘,我從未厭棄於你。”

羅盈袖聞言,眼中不由燃起了一起希冀之色:

“那……”

連越書又接著說了下去“可我先前已同你說的分明,我為你醫治,你出了診金,如今你已痊癒,我們自然兩不相欠,各不相干。”



這話是徹底堵死了羅盈袖的心思。

她面色慘白,被燭火映的有幾分詭“好一個兩不相欠,各不相干。”

她喃喃道。

連越書沉默著沒有回答。

羅盈袖站直了身子,胡亂的用袖子拭了拭淚珠,最後深深的望了連越書一眼,轉身打開門,一步一步的離去了。

連越書闔上門扉,長鬆了一口氣。

他不是真傻,到了現在哪還不清楚羅盈袖的心思,只是她這一出,反倒讓連越書有些心緒複雜。

倒不是因為羅盈袖,而是黎莘。

他揉了揉眼,方才的睏意已經徹底消失了。

“看書罷。”

他嘆一聲。

然而就在連越書打算去包裹裡拿書時,一個轉身,卻發覺一道熟悉的人影站在床邊,手裡還把玩著一根細膩溫潤的羊脂玉簪。

那人聽到動靜,緩緩抬頭。

連越書:“!!!”

他面上一熱,心中卻又是一涼,結結巴巴道:

“黎姑娘,你你,你何時來的?”

黎莘淡淡到

“很早。”

只差沒說她幾乎看完了整個過程,從羅盈袖假扮她的模樣,到連越書和羅盈袖之間的對話。

連越書心口重重一跳。

“羅姑娘她……她胡亂說的,你別惱我。”

在他心裡,一直不曾摸清黎莘的想法,她雖對他做了許多親密之事,卻也總是若即若離的。

他跟在她身後,追不上她,但又放不卜。

“不惱你。”

黎莘起了身,來到他面前,略略伸長了手,將髮簪在他半鬆的發冠上比了比。

連越書雙頰微紅,稍稍低頭,方便她動作。

“還不錯。”

她輕言道。

就是不知這不錯,說的是髮簪,還是連越書方才的表現了。

畢竟是晚間,黎莘並沒有要給他束髮的意思,隨手比了比就放在了一旁。

她那條紅緞依舊完好的覆在她雙眼上,連越書瞧不出她的情緒,只能看清她細緻的眉,秀挺的鼻,還有唇角一抹紅。

饒是如此,他依舊心如擂鼓。

她身上的味道極是好聞,方才連越書總覺著羅盈袖身上的味道不對,就是因著她是將酒兌了水,灑在身上。

為了防止連越書發覺,什麼香都不曾熏,是以只有一股純然的酒味。

可黎莘不同,那酒是糅雜著體香,從骨子裡透出來的,獨留了酒中的甘醇,縈繞鼻間,讓人跟著一同有了醉意。

連越書恍神的工夫,黎莘忽而探了手,將手掌覆在了他的面頰上。

溫溫涼涼的,有些不算粗糙的薄繭卻不是濕粘的,而是乾燥又柔軟的。

“看著我。”

她低語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