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47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五十四】

這小銅盒裡頭的脂膏,不過拇指大小,色澤略帶一絲胭脂般的紅,隱隱約約的有種剔透質感。

此乃鹿血脂,單說這名字,是因著此物主料為雄鹿血,摻雜了百種藥材精製而成。

將鹿血脂泡在酒中一月,取出後飲酒便能壯陽補腎,聽聞即便是天生不舉,喝上兩日,就能重振雄風。

當然了,鹿血脂的功效並非如此簡單否則也不會千金難求了。

黎莘之所以知道男人手裡有這玩意兒正是因著他門派所習武功心法,本就是陰邪的路子,時日一長難免損人根基。

而他們那如今已下了黃泉的教主,便是用這法子吊命的。

鹿血脂在連越書手中,就能有更多用益,至於究竟是甚,她自己也不大清楚。

只是看著連越書如此興奮,她就明白自己猜對了。

“黎……”

連越書心中欣喜,雙眸亮晶晶的正想說些什麼。

黎莘對他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平靜“回去罷。”

連越書雖雀躍,但也清楚他們耽誤了時辰,是以將銅盒小心的受了起來,快步追上了黎莘。

那兩人答應了黎莘,治好後就離開這村落,黎莘倒是不擔心他們食言,若不是情勢所迫,誰願意沒日沒夜的做這荒淫之事。

當然了,個別例外的她就不說了。

離開陳二那小院的時候,連越書給他

開了些補身的方子,又留了些銀兩。

他年紀尚小,好好將養,還是能彌補一二的,起碼日後不會是個小老兒的模樣,瞧著就讓人心疼。

陳二千恩萬謝的將他們送出了門。

上路的時候,黎莘已不見了踪影,連越書將幾本隨身帶的書冊翻了翻,抽出一本細細的讀起來。

那女人身上落下的益蟲,他頗為興趣。

師父雖教過他解蠱之術,卻太過籠統,因著這物並不多見,他也沒治過幾個。

但他留下的書中,倒有一些詳盡的。

連越書一看書就入了迷,絲毫沒注意到對面的羅盈袖仍痴痴的凝著他,目中神色一時痛苦,一時迷茫,一時又閃過些許決然。

瞬息之間,千變萬化。

他們一路來到了鎮上,找了個客棧住下休整,晚間的時候,連越書便在飯桌上說起要車夫將羅盈袖送回去。

羅盈袖的面色立刻一片青白。

藥童大氣不敢出一聲,桌上就他們三人,黎莘素來是不在的,公子又是一副不為所動的模樣,只他一人覺著尷尬不已。

她放下手裡的竹箸,垂了眸道:

“公子不與我同去麼?”

連越書將口中的吃食嚥下,搖了搖頭道:

“羅姑娘的病已痊癒,不必再尋我了。”

他說完這話,藥童恨不能將臉都埋進飯碗裡,好躲避下羅盈袖身上那濃郁的幽怨之意。

“你……”

羅盈袖柳眉倒豎,拍了桌案就站起來。

她緊緊咬著唇,雙眸裡盈了一汪水色,手垂在一旁用力攥著,顫了半天還是沒能將喉中的話語說出來。

連越書眨了眨眼望向她,一臉茫然。

他分明還在狀況外。

羅盈袖心裡又氣又惱,偏偏當事人全然不知,讓她像一拳頭打在了棉花上,憋著氣又發不出去。

她撂了碗筷,轉身就跑回了房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