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86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八十三】

又過兩日,是夜。

大帥府燈火通明。祁大帥正坐廳內,邊上是面容平靜的

祁蘅,饒是他極力壓制,眉目間的喜色,還是讓人不容忽視。

在座的人都心照不宣,今日說起來是祁大帥的壽辰,實際上,是變相的讓位罷了。

祁大帥年老,祁蘅卻正值青壯,頭先

還有個祁甄同他爭,如今,也只剩下他一人了。

是以在稱呼他時,已不再是當初的五爺,都喚了一聲少帥。何四也在受邀之列,何家是出了名的滑溜,哪頭強就偏向哪頭,偏偏他家族

勢力也算上等,讓人惱的牙癢癢卻無可奈何。

偏偏這次,何四和他爹產生了分歧。他依舊覺著是祁甄,他爹卻說形勢已明,要跟著祁蘅才是。兩父子吵的面紅耳赤,直至上了席面,愣是像陌生人一般,坐的老遠,看

的人滑稽。祁大帥一聲令下,宴席便開始了。

這頭是觥籌交錯,地牢那頭,祁甄卻迎來了四個精瘦的漢子。

他們瞧上去俱是年逾不惑,躬著身,面皮枯瘦,雙手卻詭異的白皙細嫩,宛

如妙齡女子。

祁甄心中明悟,不由冷笑一聲。四人來到牢前,就有隨從為他們打開

牢門,火把映紅了半邊牢房,也照的祁甄的神情晦暗不明。

“九爺。”

領頭的中年男子恭恭敬敬的道了一句,邊上的四人也彎下了身,朝他行了

一禮。祁甄嗤一聲,將頭轉了過去。四個人對幾個隨從示意了一眼,那些

隨從就上前按住了祁甄,將他雙手雙腳都束縛了。

乾瘦的男人便道

“小的多有得罪,只是聽命行事,萬望九爺莫要怪罪。”

祁甄半閩了眼,似是不願去聽。男人見狀,就拍拍手,讓隨行的三人

一同上來,從腰間抽出了一卷小巧的皮裹。

他們解開綁帶,將皮裹抖開,登時,一排密密麻麻的利刃就出現在了眾人面

刖。那利刃有大有小,有粗有細,形狀不

只一個特點,就是刃尖泛著寒芒,瞧著是極銳利的。

那寒芒藉著火光,映在了幾個隨從的面龐上,看著就有幾分猙獰,宛如閻羅

惡鬼。這是祁蘅派來的人。

他們要做的,就是用盡畢生所學,讓祁甄在極度的痛苦中,被人做成人彘,

卻不能在中途死去。這四人都是個中的好手。

見祁甄沒有反應,中年男人又告了聲罪。

他從隨身的包裹中掏出了一枚藥丸讓隨從餵祁甄服下,等藥效漸漸上來

祁甄的身子就會酸軟無力,不得動彈可還有些許的意識,能感知到疼痛。

這藥,黎莘也曾被灌過。隨著藥效的發作,祁甄的身子漸漸軟

了下來,他一動不動的躺著,唯有眼珠直愣愣的望向牢房的頂部。

那些隨從也放開了他,站到了一旁。

四個人分站他身體一角,抓起了他的手臂和腿,在連接處筆劃著,彷彿思考

要如何卸下他的四肢。幾個隨從不錯眼的瞧著,唯有其中個似是看不下去,轉過了身。

“開始。”

半盞茶的工夫,四人考慮完畢了,領頭的人揚聲說了一句,幾人就同時舉起

了手裡的利刃,對準了祁甄。隨從們的眼珠瞪圓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