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82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七十九】

黎莘摸了摸他的喉嚨,沒有傷痕。那就是說,他被毒啞的機率很大。

她不想祁甄再因為她而難受,所以她勉強擠了一個笑容,因為晶瑩的眼淚還掛在頰上,顯得有幾分狼狽。

祁甄的的鼻尖一時有些酸澀。他喉頭滾動,想要說些什麼,無聲了半晌,還是頹然的放棄了。他撫上她雙眼的時候,她配合的闔上了眼瞼,乖巧而安靜的抬著臉,眼睫茸

茸的一層,觸的他掌心微癢。和以前一樣。

“爺,我沒事。”等祁甄的手離開後,黎莘摸索著攥住了他的手,淺淺笑道:

“我記得你的樣子。”她用指尖點了點自己腦袋,又沖他眨眨眼,眉眼彎彎的,極是好看。祁甄怔怔片刻,下頜不由輕顫,凝著

她許久,他忽而握住她雙手,置於唇邊輕輕一吻。他的唇有些乾裂,不甚柔軟,但仍舊是溫熱的。

隨著他低頭的這一吻,黎莘只覺得指間一涼,似乎有水珠滴在了她的手背

難道她慌亂起來,循著他的氣息湊過去,小聲道:

“我真的很好,爺,不必擔心我。”她不知道該怎麼說,但是祁甄是多驕傲的一個人,他不該……不該落淚的。祁甄攤平了她的手掌,以指尖為筆

在她掌心一筆一劃的寫了下去 ,每一道,都極為深刻。等,著,我。

黎莘努力的辨別清楚了,忍不住握緊了自己的手。

她半直起身,憑藉著方才記憶的方向,用力的抱住了祁甄的脖頸。她抒了一口氣,壓抑住嗓音中的顫抖,在他耳畔低低道:

“我信你。”從地牢回到宅子里後,黎莘愈加沉默了。

但她開始乖乖的吃飯,吃藥,只是依日不理人,也不說話。那傭人一如既往的沉默,兩個人相對著,有時可以一整天都沒有聲響。每當夜深人靜,四周無人的時候,黎

莘就會一個人默默的爬起來,摸索出藏匿在小衣裡的紙包,然後掏出一顆藥丸

服下。

沒錯,這是祁甄給她的。就在地牢裡,在她掌心寫字的時候。黎莘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既然祁甄讓她吃下去,那麼她就不會多做懷疑。

小紙包裡的藥丸並不多,大約是一周的量,黎莘吃完了最後一顆,身子沒有

什麼變化,但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似乎隱隱約約的能感受到一些光亮了。

祁蘅不會再讓她去見祁甄,所以現在的她除了保護好自己,就是等。

休息後的第二天,黎莘還沒起床,就被門外的一陣騷動給吵醒了。

她聽見了一道有些熟悉的少女嗓音,伴隨著傭人們的勸阻聲,卻執意的要進

門.那是小柴的聲音。她驚愕的從床上坐起,摸索著想要走下去。

然而還沒等她徹底起身,門就被人把推開了。

她聽見小柴呵斥了一聲門外的佣人緊接著,是一陣細細碎碎的急切腳步。

她茫然的望著前方。小柴這會兒終於看到了她,又是驚又是喜,捧著已經有些顯懷的肚子.竟是直直的朝她衝了過來。道她身後的秦媽忙追上她,嘴裡急吼吼

“哎呦,我的太太,小心肚子,肚子!”小柴一把甩開她,轉而抓緊了黎莘的雙手:

“姐姐,姐姐,你怎麼樣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