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81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七十八】

祁蘅看著他們,一個瞎了,一個啞了,多麼可笑又可悲。

他忽然覺得心中那股鬱氣消散了許多。

祁蘅從黎莘身後走出來,眸色淡漠的望著一臉憤恨和怒容的祁甄,彷彿在看一隻垂死的縷蟻:“小九,你現在的表情,才是我想看到的。”

他輕哂道。

黎莘聽到了祁蘅的話,也聽到了鐵鍊拖動的聲音,甚至還聞到了濃郁的血腥味。

她不知道祁蘅對祁甄做了什麼,但從現在她能獲得的感知來看,他絕對好不到哪裡去。

於是她用力的拍著那些鐵欄,對著祁甄道;“爺,爺你怎麼樣了,你告訴我好不好?”

黎莘的嗓音有些嘶啞,甚至還帶上了一絲哭腔。

她很惶恐,因為她看不見,身子孱弱,什麼都做不了。系統不幫助她,在這樣的情形下,她無力反抗。

而祁甄或許受了嚴重的傷,不然為什麼他一聲不吭。

她不怕死,但起碼告訴她祁甄怎麼樣了。

祁蘅用一種複雜的目光望著她,悲憫,痛快,惡意,摻雜了種種的情緒。

他對著身邊的隨從使了個眼神,示意他去開鎖。

黎莘的耳尖動了動,聽到有人打開牢門,著她的胳膊,將她推進了什麼地方。

她趔趄了一腳,摔在地上。

祁甄連忙扶住她,抓住她的手,將她緊緊的攬緊了自己的懷裡。

他身上的味道並不好間,指雜著濃烈的鹹腥,和他的曾經簡直是天差地別。

可是黎莘根本沒在意這些。

她攀著他的肩膀,積蓄了許久的淚水,在這一瞬間決堤,大顆大顆的滾落下來,濡濕了他的衣衫。

從醒來到現在,她一直都沒哭過。

她哽咽著摸索他的面龐,頭髮有些粘膩,應該是很久沒打理了。額頭上裹著一圈紗布,說明他受了傷。

她又摸他的臉龐,眉毛,眼睛,鼻子,嘴唇,在腦海中緩緩勾勒出他的容顏。

祁甄見她雙眼空洞洞的,怔怔的望著一個方向,只有一雙細細的,微涼的手掌在自己臉上摩拳。

他忍不住捧住她的臉頰,撫上了她的眼睛。

她好像……看不見了。

祁甄不敢置信的又仔細的看她的雙眼,往日激灩含情的剪翦秋瞳,如今像極了失去光澤的玻璃石,籠罩著一層陰翳。

雖然她眼中含著淚,可是連一絲神采都看不到。

胸口那團燃燒的火焰直衝腦海,祁甄的雙眸醞釀著風暴,用幾近食人的目光望向祁蘅。

他咬著牙,齒間被磨的咔咔作響。

祁蘅不以為意,而是走到了牢門前,眼含笑意的望著他們:“小九,你該謝我的,如果不是我,她已經死了。”

這雙眼睛,不過是一些小小的代價罷了。

祁甄沒說話,目光中的強烈恨意,彷彿要將他千刀萬剮,飲其血,啖其肉。

祁蘅大笑了起來。

黎莘沒有理會他,而是上上下下的將祁甄摸了一遍,確定他四肢還完好,但身上卻傷痕累累。

她臉上交錯著淚痕,雙頰有些微微的凹陷,憔悴,又瘦弱。

不幸中的大幸。

對她是,他也是。

黎莘剛剛觸到了祁甄的唇,沒有被堵住,甚至還蠕動著說了些什麼,但她聽不見任何聲音。

她知道,祁甄不是不想說,而是說不出了。

這就是祁蘅故意所為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