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00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七】

連越書悶悶不樂的蹲在路邊,有一下沒一下的揪著邊緣上幾顆毛茸茸的狗尾巴草。

可憐那草本長的好好的,如今被他薅的只剩下一截光禿禿的桿子,慘兮兮的隨風飄搖。

他似乎壓根沒注意到自己的衣角已經拖在了地上,只是長吁短嘆的,看起來

憂愁的緊。

黎莘就側坐在他身後的一顆參天大樹上,雙腿卡在枝椏間,一手上上下下的拋著藥包,一手握著細頸的青瓷壺,清澈酒液自壺嘴牽成一縷絲線,分毫不差的落入她口中。

等她喝夠了,那頭的連越書也起身了。

自師傅仙逝,他為承師傅遺志下山,雲遊四海,懸壺濟世。

可如今不過是第一站,見識了人間煙火的他已有些膩煩了。

人人皆有私心,人人皆有私慾,他不求黃白之物為他們醫治,他們想要的卻遠遠不止這些。

他還是想回山上。

連越書撣了撣身上的灰塵,失落的垂了頭,朝著羅家堡的方向走。

當然,那是他以為的方向。

他選的方向從沒有一個是正確通向目的地的。

黎莘就那麼眼睜睜的看著他悶頭走回了西街,然後發覺不對勁兒,又從西街走了回來。

然後又走了回去黎莘:???

所以系統下達的保護任務,是因為這貨路痴到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是嗎??

當連越書第五次路過這棵樹,卻依舊沒發覺這是同一段路的時候,黎莘忍無可忍,抓起藥包就砸在了他的腦袋上。

這一砸,把連越書砸懵了。

然而他的反應又與正常人不同,不僅沒有大喊大叫,反而是揉了揉腦袋,又抽了抽鼻尖,蹲下身子把藥包拾了起來。

撿起來後,他認真的嗅了嗅藥包,面上的愁色頓時一掃而空:

“白芥子!”

他興奮的歡呼一聲,哪還有之前萎靡不振的模樣。

欣喜過後,他就抱了藥包,也不抬頭瞧瞧是誰砸了他,悶頭興沖衝的要往西街跑。

黎莘無語凝噎。

她好想嘶吼一句“你他娘的往後面走是會死怎麼的?!”

可是她不能。

說話超過五個字,她會受到系統的電擊懲罰。

於是她只能壓下心裡的火,從枝椏間一躍而下,輕盈無聲的來到了他的身後,用墨蕭一把勾住了他的身子。

連越書向前的姿勢猛的一滯,還不及他反應,整個人就天旋地轉一般,腳上倏的就騰空了。

他雙眼猛然瞠大,物件,卻俱是撲了一下意識的去抓身邊個空。

等等,他為什麼會飄起來?

連越書後知後覺的回頭看,視線所及之處,只有一片烈焰似的紅。

他的後頸被人提著,因此壓根不能瞧見身後之人的面目,但偶有淡淡的幽韻自身後傳來,糅雜著清甜的酒香,絲絲縷縷的竄入鼻間。

連越書想開口,嘴中卻被灌了滿口的風。

饒是如此,他還是沒忘記把藥包揣在懷裡。

幾個起落的工夫,黎莘就拎著他來到了羅家堡的大門之前,在門人瞧不見的角落,將他丟了下去。

連越書摔在草地上,沒受什麼傷,隻狼狽的滾了一身乾草。

他吐掉嘴裡的草屑,抬頭去看時,只望見堪堪擦過的一角紅衣。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