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89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八十六】

那人眉眼綺麗,容顏俊美,雖瞧著清減了許多,身上這一股狂妄卻絲毫不見少。

不是生死不明的祁甄又是誰。待看清了祁甄的臉,祁大帥就怔怔的

愣住了。祁甄摘了帽子,將垂落的髮絲捋向腦後,露出光潔的額頭。

“父親,”

他笑了笑,看著有幾分深意,

“別來無恙。”祁大帥的喉結上下滾動,神色幾變,

終究化為了一片死寂。他緩緩的坐了下去,雙手緊握著椅子的把手,那槍被他留在了桌上,不管不艦。

“老五呢?”

他啞聲問道。祁甄挑了挑眉,走到了祁大帥的下首,也拉了把椅子坐下。

他修長雙腿交疊,高高的架在桌面上。

“曾翰,”祁甄喚了一聲,那大漢就從老將身前走開,來到了他身邊,

“父親掛心五哥,便讓他見見罷。”

曾翰心領神會,就衝著下頭的隨從招招手。

那些隨從們領命走了出去,不多時,就由四人一隊,抬著個沉重的木箱子走了上來。

祁大帥的瞳仁微微一縮,下意識怒道

“你這逆子!”

他把桌子拍的震耳欲聾,祁甄卻恍若未聞,總歸祁大帥如今是被拔了牙的老虎,裝腔作勢罷了。

他讓人打開了那木箱,露出裡頭的一個麻布袋。那麻布袋頗為詭異的蠕動著,似乎裡

頭裝著什麼還在掙扎的活物,瞧得人頭皮發麻。

祁大三步並作兩步的走了上去

把扯開了布袋。

“唔,唔唔唔唔!!!”袋子裡裝的是個人。

卻不是祁蘅。那人面上的脂粉糊做了一團,髮髻散

亂,滿面的驚懼,涕淚都交錯的縱橫著。正是祁蘅之母。

祁大帥微不可見的鬆了一口氣,見她這樣狼狽,心中的怒火又燒了了起來

的:

“你要做甚!”

他想去把婦人救出來,但兩旁的隨從很快就攔住了他,不管他如何暴怒,都不為所動。

祁甄靜靜的看著,聽著他聲嘶力竭的喝罵,唇邊一直都掛著一道若有似無的笑意。

他對著兩個隨從揮揮手。

那隨從就一左一右的把婦人架了起來,往她嘴裡塞了個小巧的漏斗,強迫

她含住。

祁大帥要上前,就有第三個隨從制住了他。短短時間內,這廳內已經站滿了祁甄

的手下,他們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婦人滿目的恐慌,祈求般的望向了祁

大帥。

“父親還記得,當年我娘是如何死的嗎?”

祁甄把玩著手裡的槍,雲淡風輕道。正在喝罵的祁大帥立時啞然。

“芳姨,你必定清楚的很罷?”祁甄將目光轉向了婦人,冷笑道

“如今,我也請你嚐一嘗。”他話音方落,婦人就被隨從一把拽了頭髮,仰頭一拉,將一隻小壺對準了她口上的漏斗。

壺嘴裡流淌出褐色的藥汁,散發著股子苦腥昧。

婦人的雙眸瞠的大大的,血絲爬上眼白,猙獰可怖。她喉間發出岵嘟咕嘟的聲音,不少藥汁被她吐了出來,可是很大一部分,還是灌進了她的嘴裡。

所有人眼睜睜的看著,心裡一陣陣的發寒。

此時此刻,祁大帥的嘶吼似乎都已經成了背景。

那藥見效很快,被放開後,婦人驚恐

的去摳喉嚨,想要吐些藥汁出來,但是嘔兩口,藥汁就化作了一灘鮮血。

她渾身抽搐,眼角,口鼻,耳朵,都滲出了一絲血紅。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