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91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八十八】

這曾經成為了祁甄的執念。

“那……前一個去哪兒了?”

黎莘咬著唇問道。

祁甄知曉她問的是誰,伸手在她面頰上輕撫一把,笑道:

“死了。”

她既然選擇聽祁蘅的話,他又何必留下她的命。

黎莘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祁甄和她已經說了許多,她也終於知道她從來都猜透了祁甄,他是個膽大包天的,可以用盡一切,去賭一個結果。他賭中了祁蘅的性子,知曉他會按捺不住,所以提前佈局,讓他自以為大功告成。

而他則慢慢引出祁蘅潛伏的情緒,再在他最為榮光的時刻,給他來了一記當頭棒喝。黎莘問過他,有沒有想過另一種結果。

祁甄搖搖頭。他從來都是一往無前的。就像黎莘,就像這場爭鬥,和他說的一樣,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夜色漸晚,疲憊的祁甄在談話間也迷迷糊糊的睡去,黎莘白日里休息的好,這會兒就不大困。她望著祁甄,陷入了沉思。當初祁甄以身犯險,被祁蘅毒啞,可

是在見到黎莘之前,他壓根沒想到祁蘅竟會弄瞎了黎莘。

他將黎莘算進了這場權謀之中,讓她成為軟肋,去迷惑祁蘅,由此讓他放下戒心。若是換一個女人,大抵會失望至極。

因為他沒想過要保護好自己,反而是將她親手送進了那漩渦的中心,任由她面對風雨。

可黎莘已經很了解他了。祁甄就是這樣的人。他不會讓她活在他的保護之下,他會將她拉出來,逼著她和自己站在同樣的位置。

要生,一起生。

要死,一起死。

說他自私也好,無情也罷,若是他們兩人今天同樣淪為階下囚,殺了一個,另一個才能逃脫,祁甄絕對會是那個先殺了她,再自殺的主。他對自己甚至比對黎莘還要狠心。可怕嗎?

黎莘想著想著,忽然笑了。可怕的有些可愛。因為她還記得那時候祁甄顫抖的雙手,在車上,在牢中。這樣的情緒,是他偽裝不出來的,知道他曾經因為她而害怕過,她就覺得不虧了。

畢竟,她也是個瘋子。

小柴離開了這裡,被送去了鄉間的莊子。

她能對祁蘅與王沛蓉狠心,因為她知道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工具,那些虎狼之藥,險些掏空了她的身體。但是對這個無辜的孩子,她卻無論如何都捨不下。黎莘承諾她,待到她願意了,便是以新寡的身份再嫁人,也定不會委屈她半分的。

小柴笑著應下了。整個堯北經過一番動盪,政權交疊總算是穩定了下來。

祁蘅已經瘋癲了,黎莘去見過他一次,就被關在當初的地牢裡,四肢健全,卻被弄瞎了雙眼,拔了舌頭,痴癡呆呆的坐在角落裡。

黎莘並不同情他。他如今就留在這裡,離他夢寐以求的大帥府,大帥之位,僅僅一步之暹。這一步之遙,卻是永生都無法越過的

溝壑。祁大帥被幽禁在了帥府的後院,沒過多久就疾病纏身.躺在榻上咽了氣。

祁甄自那次操辦喪事以後,就再也沒有回過大帥府,於他來說,那不過是一處不願回想的記憶罷了。他娘因為被人構陷而失寵,他也一度被當成孽種,若不是那場毒沒毒死他,還恰好的證實了他是祁大帥的嫡親血脈,他也不會等到復仇的這一日。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