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78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七十五】

胸口傳來了一陣尖銳的刺痛,湧動的鮮血從傷口滿溢而出,很快就濡濕了胸口的一小塊。

黎莘額頭腫了一大塊,眸子仍舊是空洞的,但祁蘅竟是從她的面龐上,看到了算得上猙獰的狠戾之色。

她用力的推著那根簪子,一寸寸的往他血肉裡刺。

祁蘅面色冷沉,一把鉗住了她的脖頸,低聲道:“放開。”

說著,他慢慢收緊了手掌。

黎莘的面色由蒼白到漸漸脹紅,她的額際綻出青筋,一張臉幾乎扭曲了。

可她還是固執的壓著那根簪子,直至溫熱的血液濕透了她的掌心,也沒有要放開的意思。

“我可以殺了你。”

祁蘅說著,又收緊了一些力道。

黎莘的臉龐開始發紫。

她喘著氣,嗓子被掐的生疼,稀薄的空氣從小得可憐的縫隙中灌進去,卻有著越來越少的趨勢。

她說不出話,只是譏諷的勾起了嘴,這抹詭異的笑容放在她臉上,看的祁蘅就是一愣,不自覺的放輕了手中的力氣。

黎莘的笑容更甚。

祁蘅眸中的情緒瞬息變化,半響,他忽然鬆開了自己的手,與此同時,將她狠狠的甩在了床上。

那簪子被帶的抽了出來,一蓬鮮血濺在床褥上,散成了細細的小血點。

黎莘趴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邊喘邊笑,笑的像個撕心裂肺的瘋婆子。

祁蘅摀住傷口,深深的凝了她一眼,轉身離開。

地牢。

祁甄坐在簡陋的石床上,雙手雙腳都被鐵鍊栓住了。

他額頭包著一圈紗布,全身上下幾乎是傷痕累累,但奇怪的是,那些傷口也被包紮好了。

唯有身上沾滿了血漬的衣衫,能透露出先前的慘狀。

祁蘅從階梯上走下來,來到了牢門之前。

祁甄本是倚著牆壁假寐的,聽到聲音,就懶懶散散的睜開了一雙眼。

他消瘦了許多,雙頰有些微微的凹陷,眼白上爬滿的赤紅的血絲,疲憊而憔悴。

可是他看向祁甄的眼神,還是一如既往的輕蔑。

祁蘅的面龐在昏暗的火光下明暗不定,這地牢潮濕,骯髒,充滿了腐朽的臭味。

曾是天之驕子的祁甄成為了他的階下囚,也成了這裡的一員。

祁甄的視線落在他臉頰的掌印上,瞳仁不由得微微一縮。

可是很快的,他又發現了他胸口的傷痕。

於是,祁蘅又在他臉上看到了一抹熟悉的,幾乎和黎莘是如出一轍的笑容,刺的他雙眼生疼。

祁甄並不說話,就那麼看著他笑。

分明他什麼都沒說,但他好像什麼都知道。

祁蘅不明白,為什麼他們都已經這樣了,已經被他踩進了塵埃之中,要殺了他們比捏死一隻螞蟻都容易。

但是,他們還能擺出這樣的姿態,還能……看不起他。

他感受到胸腔的怒火在熊熊燃燒,他按捺著幾乎要噴湧而出的怒吼,沉著嗓音道:“再劃一道。”

祁蘅一聲令下。

他身邊的隨從應了一聲,打開牢門走了進去,來到了祁甄的身邊。

就見他抓起了祁甄的胳膊,熟練的撕開了紗布,又拿出鋒利的匕首,在他手腕還未結痂的傷口上,又重重的劃了一刀。

鮮血立時噴湧而出。

祁甄連眉頭都沒皺一下。

他身上這樣的傷口已經很多了,多一條少一條,與他而言都無所謂。

他知道祁蘅不想要他死,他想讓他生不如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