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79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七十六】

等祁甄的鮮血浸濕了半截衣袖,祁蘅才吩咐那人停手,又找了早就等候著的醫生,為他包紮傷口。

“小九,”祁蘅靜靜的望著地牢內的祁甄,雙眸沉沉鬱鬱,看不清情緒,“我不會讓你這麼輕易的死。”

他說著,有些僵硬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個格外奇怪的笑容。

祁甄仰著頭,面色因為方才的失血又慘白了幾分,他伸出手,好整以暇的做了一個“請隨意”的姿勢。

即便這動作有些失了力氣,他面上的譏嘲也沒有因此減少半分。

祁蘅扶上了牢門,緊緊的攥住。

“我會讓你親眼看著你的東西,一樣樣,一件件,全都變成我的。”

他素來平靜的嗓音,在此刻卻顯得格外詭譎:“你不是很喜歡她嗎?”

他摸了摸自己胸口的傷痕,嗓音飄忽:“那你就等著,讓她生下我的孩子後,死在你面前。”

說到這裡,祁甄的神色終於有了些許的變化。

但那並不是仇恨,而是憐憫。

他伸出手,虛點了點他的胸口,又點了點自己,蠕了蠕唇。

祁蘅分辨出他的口型,他說的是:她,不,會。

“是嗎?”祁蘅嗤了一聲,“可惜由不得她……也由不得你。”

祁蘅走後,地牢的門又被緊鎖了起來。被喚來照顧祁甄傷勢的醫生,盡職盡責的為他消毒,包紮,還要餵他吃藥。

他們身邊都有人緊緊的盯著,為了防止祁甄的人混進來,也為了防止他做出什麼難以預料的舉動。

那醫生將和往常一樣的幾粒藥丸倒在了手中,端著一杯水遞到祁甄面前。

正當祁甄想接過來時,一邊監視著他們的隨從忽而喊了一句:“等等!”

祁甄撤了撤眼皮,輕笑了一聲。

醫生有些不明所以,但還是聽話的停下了動作,畢竟他跟著祁蘅許久,很清楚這隨從的性子。

隨從接過他手裡的藥丸,碾碎了仔細的檢查一番。

確定無誤後,他又端起那杯水喝了一口。

“再拿一顆。”

他將這些徹底查好了,把手裡的粉末撣到了地上,又對醫生道。

醫生瞪他一眼,無奈的轉頭去拿藥。

就在他拿藥的間隙,那隨從的手掌動了動,只是動作極為細微,根本沒有被人注意。

這一回,隨從接過他的藥,就遞給了祁甄服下。

做完這一切,兩個人都退出了牢內,吩咐人看好祁甄,轉身便離開了。

祁甄垂著頭,嘴唇動了動,似是已經睡著了。

黎莘又打翻了一盤吃食。

傭人已經習慣了,默不作聲的蹲了身子去收拾地上的殘渣,又把碎瓷片拾了起來,防止黎莘傷到自己。

等她端著一托盤的狼藉走出去之後,恰好撞上了迎面走來的祁蘅。

她忙行禮。

祁蘅低頭,目光在她的托盤上掃了掃,抿唇問道:“她還是不吃?”

傭人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點點頭。

祁蘅揮揮手,讓她退下。

他自己走到了黎莘的房門前,打開了房門,就聞到裡頭有一股飯菜的香味,地上還有些沒來得及清理的油漬。

黎莘更瘦了。

她睜著一雙大而無神的眼,灰濛蒙的失了焦。

祁蘅的視線從她青白的面色滑落到兩隻緊緊交握的手掌上,那手腕已經細到了極致,就像在骨頭上覆了一層皮。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