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80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七十七】

他站在床尾,就那麼看著她:“怎麼,你連表面工夫都不想做了?”

祁蘅已經變了,他不再像往日那樣沉默,失去了視覺的黎莘看不見他的表情,但從他的舉動和語氣,都能聽出他的意氣風發。

果然,他覺得自己已經成功了。

黎莘將腦袋倚在床頭上,沒有別過頭:“我可憐你。”

她嗤笑了一聲。

祁蘅的手本是放在床尾,這會兒就倏然的抓緊了那板子,攥的指節發白,連板子都喀喀作響。

他的瞳仁變的格外幽深:“是嗎?”

祁蘅放下了手,垂在腿側,幾不可見的輕顫著。

“那麼,你想見見一個更可憐的人嗎?”

黎莘的耳朵動了動,空洞的雙眸轉了回來,極為準確的尋找到了他的方向。

“你想要什麼?”

她清楚,以祁蘅的性子,不可能毫無目的的讓她去見祁甄。

祁蘅卻低低的笑出了聲。

他踱著步子,緩緩走到了黎莘的身前,慢慢的坐下,與她平視:“什麼也不要。”

他想伸手去觸黎莘的面頰,卻被反應極快的黎莘一把打開。

他也不惱,只是摸了摸被打疼的皮肉,嗓音空渺渺的,透著一股子說不清道不明的笑意:“這是我施捨給你們的。”

黎莘被人隨意的披了件衣服,由那傭人攙扶著,跟在祁蘅的身後。

這是她這麼久一來第一次走出房間,因為沒怎麼吃東西,她的腳步有些虛浮,但 那些新鮮的空氣還是讓她精神一震。

她嗅到了淡淡的花香,風拂在面上,並不冷,反而很溫暖。

還有融融的陽光。

她如此真切的感受到自己是活著的,而不是整日蜷縮在那個冰冷的房間裡,用一床被子緊緊的包裹住自己。

祁蘅不緊不慢的走在前面,兩側還有旁人的步子,黎莘猜測那大概是他的隨從。

他們彎彎繞繞的走了很久,直到黎莘聽到鐵鍊拖動和開鎖的聲音。

她想,這是到了。

沒有了陽光,微風,還有鳥語花香。

迎面撲來一陣極為陰寒的氣息,夾雜著潮濕腐朽的霉味,讓她不自覺的皺起了眉。

祁甄……被關在這裡?

她的面上不由浮現了幾分急切和擔憂。

身邊的佣人見到這裡,顯然也有些害怕,可是祁蘅對她示了意,讓她扶著黎莘走下去。

傭人咽了嚥口水,頭皮發麻,但還是不敢違抗祁蘅的命令。

下階梯的時候,黎莘深一腳淺一腳的,差一點還崴了腳。

她顧不上腳踝處的疼痛,摸索著來到了牢門前,有些無措的觸碰著那些冰冷的鐵欄,嘴中喃喃道:“爺……爺?”

半昏迷的祁甄迷迷糊糊的聽見了她的嗓音,倏然驚醒了過來。

他睜開雙眸,透過那一片昏暗的火光,看見了黎莘纖細的近乎瘦弱的身影,正攥著鐵欄,喚著他的名字。

他下意識的就想衝上來,可是身上的鎮鑄緊緊的一收,在他快要碰到她的時候,又將他禁錮住了。

他無聲的張了張嘴,喉中卻發不出絲毫的嗓音。

只能那麼眼睜睜的看著她。

鐐銬磨的他腳踝,手腕處皮肉翻捲,他眼中瀰漫了一片赤紅,被這火光映的絕望。

他已經不能說話了。

他伸了手,總在距離她半米的地方,被鐵鍊阻擋,無論如何都碰不到她。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