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37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四十四】

而連越書用的,正是以毒攻毒的法子。

方才喝的那瓶藥汁,是餘葉的汁液,極陰寒之物,虧得連越書底子好,才能有這般用處。

況且那一口熱毒,用了一整瓶才緩過來,之前的中年男子想要救回來,無外乎是難上加難。

他同黎莘講這些時,身上還滴滴答答的掉著水珠子,在他身下聚了一灘,看著就起冷颼颼的。

黎莘無奈,讓他在原地等著,自己去去就回。

連越書不明所以,卻還是乖巧的應了。

黎莘走後,連越書去把一邊的藥瓶收了起來,收著收著,又像是想起了什麼,不住的摸自己的袖筒。

但那物已不見了。

他心裡一慌,俯下身子就去看湖水,四周黑漆漆的一片,除了倒映著的彎月,什麼都沒有。

連越書失落不已。

他分明將帕子好好收起來的一盞茶的工夫,黎莘趕了回來,手裡還拿著一套乾淨的粗布衣服。

這是她就近找的,本還想趕回去給他

找衣服,恰好路過一小院外頭晾著,她扔了兩錢銀子就回來了。

她找到了縮在樹邊的連越書,他抱著雙手,髮絲濕乎乎的粘在頰上,瞧上去可憐極了。

“換上。”

黎莘心有不忍,語氣不由柔和了些。

她把衣服往連越書手中一遞,他就抬了頭,頗為複雜的望了她一眼,失魂落魄的接了衣服。

黎莘:???

她才走了這麼點時間,是發生了什麼不得了的大事了?

連越書抱著衣服走到樹後。只聽得的一陣響,不過片刻,他已換上了新衣,朝著黎莘走了過來。

別說,他生的俊俏,換上粗布衣裳也獨有一番雅緻滋味。

跟個良家婦男似的。

黎莘嘴角抑制不住的往上揚,還是她自己及時的反應了過來,重重一擰嬌嫩的大腿肉。

這才算壓住了。

連越書抱著濕漉漉的衣服犯了難。

好在黎莘有準備,又不知從哪兒摸來

一塊包袱皮,把濕衣服裝了,直接掛上了高高的樹冠。

他們還有旁的事要做。

那女子不知禍害了多少人,搞的村子里人人自危,再者說,陳二講明了那是

一家三口,娃娃就罷了,不還有一個男人麼。

黎莘並不大想管閒事,可都到了這地步,她也不能眼睜睜看著那女人繼續害人。

他們一路回了陳二的小院,卻沒有進去,而是循著記憶走向了另一處掛著紅燈籠的人家。

連越書躲在牆根,黎莘則是悄無聲息的上了 房。

女子已不在了。

屋子裡也沒有旁人,不似方才那個被灌了一嘴藥的中年男人。

黎莘心中生疑。

她吩咐連越書莫要亂動,自己就一個旋身翻出了院牆,朝著前方那一片紅燈籠飛身而去。

連越書找了個隱蔽的位置,下意識的要掏冊子出來,摸了兩把胸口才發覺自己已換了衣服,東西都一併放包袱裡了。

他索性起了身,從身邊找了塊小石子,在泥地上寫寫畫畫。

因著喝了藥,他將之前聞不出的幾味藥統統嚐了出來,只這些藥裡還有一味藥引,成了他的愁緒所在。

究竟,是什麼引子呢?

“喲,小哥想甚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