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40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三十七】

祁甄默默嚥下口中的酒液,沒有說話。

“她來做甚,”曾翰疑惑的搔搔頭,“她又不是不知那食府是你的。”

祁甄眼中盯著王沛蓉,沒有回頭,直接對曾翰道:“我這美人,原是他祁蘅府上的。”

曾翰聞言就是一愣,他雖外表是個粗人,也是屬於粗中有細的那一類。他聽了祁甄的話,又聯想到前段日子祁甄遇襲的事,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怪不得,那會兒祁甄讓他去混淆視聽,將王沛蓉口中的逃奴,傳成了老人,男人,小童。

總而言之,就是不讓旁人確定,那是小女子。

原來在這兒等著呢。

想明白前因後果,曾翰不僅沒有覺著祁甄是被美色沖昏了頭腦,反而還撫掌大笑起來:“妙啊,妙!”

他對著祁甄比了個大拇指,“從他祁蘅手裡搶人,嘿,還真是別提有多爽快了!”

祁甄但笑不語。

另一邊,王沛蓉顯然是接到了消息,帶著一身的煞氣就走進了食府。

她揮退了上來問詢的掌櫃,不顧他們的勸阻,直接將一面面簾子掀開,去尋找黎莘的身影。

黎莘他們坐的本就不深,她只找了兩三個地方,就很快發現了黎莘。

彼時的黎莘還在等著飯菜上來,手裡捧著一杯熱熱的杏仁露,小口小口的啜飲著。

她一襲淺紫藤的對襟旗袍,外搭絲錦雲肩,淡雅冬梅盤亙在腰間,愈發顯得腰身約束,盈盈楚楚。

烏墨青絲松至腰間,在腦後略略挽了幾縷,慵懶的散下來,將一張秀麗小臉襯的白皙嬌嫩,恍若江南煙雨中的窈窕佳人。

王沛蓉上下打量她一眼,冷哼一聲。

黎莘方才就听得外頭一陣喧鬧,本沒多想,直到王沛蓉一把掀了她簾子進來,才露出了幾分訝色。

不過也就是驚訝了那麼一瞬而已。

王沛蓉帶著秦媽並一個年輕傭人走了進來,也不問黎莘,就那麼直接坐到了她對面。

“可真是巧了,”王沛蓉拿帕子掩了掩唇,皮笑肉不笑,“瞧瞧這是誰,好氣派。”

黎莘身側的佣人正想上前,被黎莘攔了攔,只得停了下來。

“這位夫人,”黎莘放下杯盞,笑的溫溫婉婉,“不知您是……?”

她深知王沛蓉是故意來找事的,只沒想到她來的這樣快,如此一想,她身邊恐怕有些不太平的人在。

不如和她裝傻充愣,咬死了不認識她,她也不能拿逃奴的身份來要挾她。

至於那張包身契,既然王沛蓉不曾提起,要么就是她壓根沒弄來,要么就是……已經被人弄走了。

否則,她何必那麼費事,早就捏了契子來抓自己了。

“我是誰,黎姑娘不知嗎?”

王沛蓉冷笑道:“我今兒個是來瞧瞧,家裡那恩將仇報的白眼狼,如今過的如何。”

她說著,用眼細細的將黎莘瞧一遍,語氣都不由得尖銳了幾分:“果真,好的很吶。”

這話聽得黎莘身邊的佣人都氣紅了臉,黎莘卻還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模樣,彷彿王沛蓉說的並不是自己。

“我與夫人素不相識,夫人來尋我做甚?”

她拿帕子拭了拭唇,眉兒一揚,透出了幾分凌厲之色。

“夫人沖我大吼大叫的,恐怕……有些不大好罷。”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