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41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三十八】

饒是王沛蓉自詡脾性好,也被她噎的口氣出不來,梗在喉嚨裡頭,不上不下的。

黎莘笑了笑,平靜的望著她,無波無瀾。

“好好好,”王沛蓉怒極反笑,“好你個黎莘,竟給我來這手。”

她說著,將這食府掃了一眼,又看她身上穿戴,雖然素淨為主,用料卻樣樣金貴。

單說那一件旗袍,說不得就能抵尋常人家幾年的用度。

祁蘅是個隱忍的,當初他和祁甄從死去的兩個兄長手裡接手,挑的都是穩妥又不打眼的。

而祁甄的那些店子裡,既有虧的賠本的,也有日進斗金的。他的身份吃的開,上上下下一打點,說他肥的流油,也半點不為過。

她自知祁甄的確是比他們富貴的多,可這也不是頭一天,她從不會因此而不滿甚麼。

她怨的,是這個白眼狼明明就該千刀萬刷,只因為入了祁甄的眼,不僅金嬌玉貴的養著,她還奈何不了她!

想起祁蘅那日面色蒼白的模樣,再看黎莘這副處變不驚的姿態,她好險沒絞碎了手裡的帕子。

當然,她最後還是咬牙忍了下來。

“你別忘了,”王沛蓉面色微冷,眸底沉沉的一片,“祁甄可不是甚好人,你如今得了他寵愛,他自然捧著你。”

她壓低嗓音,含了幾分看笑話似的譏諷,“以色侍人,有朝一日他膩了你且看看,你能得意到什麼時候。”

黎莘勾了勾唇,眼皮子一掀,壓根沒有半點被她唬到的樣子:“說來也是,夫人年長我許多,過來人的經驗,我自是要謹記於心的。”

她明晃晃的刺了王沛蓉一記。

很多時候,她只是懶得跟這女人打嘴仗,卻並不代表她會怕了她。

“你!”

王沛蓉惱的拍案而起,端起那杏仁露的杯子,就想衝黎莘砸過去。

新仇舊恨之下,她早已沒了往日的平靜。祁蘅是她的逆鱗,黎莘觸了她的逆鱗,不僅全身而退,如今還在她面前作威作福,她自然忍不了。

那杏仁露還有些燙,若是砸中黎莘,說不得要傷了皮肉。

黎莘不躲不避,只用漠然的眼凝著她高舉的手,彷彿在嘲笑她的不自量力。

王沛蓉原先還有些猶疑的心,立時堅定了。

她扣著碗,正想往黎莘身上潑。

但這關鍵時刻,冷不防的,一道男音卻從簾外傳了進來:“五嫂,我勸你還是莫要輕舉妄動。”

祁甄撩開簾子,身後跟著魁梧的曾翰,兩個人一修長,一壯碩,將小小的空間都擠的滿滿噹噹。

他身材高挑,站在尚算嬌小的王沛蓉面前,那壓迫感就制的她有些喘不過氣。更別提他身後鐵塔似的曾翰,隔著軍裝,也能瞧到一身鼓脹的腱子肉。

王沛蓉來的急,身邊只帶了兩個人,年邁的秦媽和瘦弱的佣人,站在他們面前,還真不夠看。

她接到的消息,明明說了只有黎莘三人,這祁九又是從哪裡跑出來的?!

黎莘其實早就看到了祁甄的身影,在她和王沛蓉談話的時候,那雙熟悉的靴子就隱隱約約的出現在了簾子下。

所以,她這樣有恃無恐。

“爺,”黎莘笑著喚了他一聲,上前親暱的挽住了他的胳膊,“怎的這時來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