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33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三十】

祁甄來小洋樓的時間很少,有時是半個月一次,呆上一天就走。

有時是一個月都不來。

而他來的時候,也就是瞧黎莘兩眼,自顧自的就上樓去了書房,隔天,又趕著清晨離開了。

黎莘倒不以為意,總歸他沒少了她吃的用的,做個沒有夢想的米蟲也挺好。

轉變發生在三個月後的一天。

這日,黎莘正在樓上和一個年輕的女傭下棋,用的是祁甄給的玉石棋盤,下的卻是五子棋。

廝殺正酣的光景,樓下忽而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響。

黎莘耳尖微動,聽見那喧鬧中,還摻雜著一道若有似無的女聲,像是指揮著什麼人擺東西。

她抬了抬眼,繼續下棋。

不多時,那股子喧鬧就去了,伴隨著兩道清晰的腳步聲,王遠並一名身著小洋裝的女子,慢慢出現在了黎莘的視線中。

那女子穿著連衣裙,頭髮燙的微捲,臉上細細的塗了脂粉,生的很是嬌俏可人。

她雖然低著頭,卻時不時的拿眼掃黎莘,目光中又是戒備,又是打量。

黎莘懶得理她。

王遠其實也有些尷尬,起先祁甄帶了黎莘回來,他還當黎莘是下一個“纖纖姑娘”,不想自家九爺壓根沒提起這事。

就那麼養著她,也不說是什麼身份,只好吃好喝好穿的伺候,要什麼給什麼就是。

就在他以為爺這回是陷進去的時候,他卻又回了老宅,帶回了一個新的“纖纖”。

老規矩,住在二樓養著。

黎莘住三樓。

當王遠提起是否要給黎莘換個住處時,祁甄搖搖頭,露出一個極為深意的笑容:“不換,讓她留著,不許輕慢了她。”

王遠真是猜不透自家爺的心思。

要說猜不透祁甄的心思就罷了,畢竟那是他主子,一直都高深莫測的。

但是現在他發覺,他連這個毫無背景的“黎姑娘”都猜不透了。

“杵在這做甚麼,等我給你端水呢?”

兩個人的身影擋住了光線,年輕的佣人已經嚇的退到了一邊,只剩下黎莘一個人,頗不耐煩的剜了他一眼。

別說,她將養了這些日子,那細嫩的皮肉愈發滑膩似酥,只瞧著,都覺得白暫的剔透,吹彈可破。

她不燙髮,一頭青絲烏溜溜的垂著,如綢緞一般,被她捲了一綹,繞在食指上絞啊絞。

不知祁甄是什麼心思,把那些纖纖姑娘們打扮洋氣的很,要燙髮,穿著洋裝,蹬雙小皮鞋。

但對於黎莘,卻是一套一套的旗袍往里送,尋了最好的裁縫為她量身定制,不要錢似的。

王遠被主子的雙標搞暈了。

這究竟是喜歡呢?還是不喜歡呢?

“黎姑娘,這不……”

王遠訕訕一笑,讓了個身位,將一側的女子露了出來,“這是纖纖姑娘。”

黎莘聞言,將玉石棋子捏在手裡,松開了被她絞的微捲的發稍,挑眉道:“伺候誰的?”

她生的嬌弱,煙眉水眸的,一顰一笑皆是風情。

纖纖瞧了她一眼,緊握的雙手不由狠狠一掐,掐在了掌心上,皮肉生疼。

王遠呆了呆,半響才組織了語言,尷尬的回她:“大抵,大抵是伺候爺的。”

黎莘平靜的應了一聲。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