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27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二十四】

黎莘絕望的閉上了雙眸,恍若死去了一般。

祁蘅想,她是妥協了。

他的氣息有些不穩,內心的歉疚幾乎要把他蠶食殆盡。

但是每每想起娘親的目光,沛蓉的付出,還有……祁甄。

他那些愧疚,終究被他揮散了。

罷了,今晚過後,她就是他的女人,他護著她,寵著她就是了。

要說祁蘅喜歡不喜歡她,興許是有一些的,她嫻靜時的臉龐美的動人,手中流洩的琴音,也總讓他流連忘返。

所以沛蓉提起時,他猶豫了片刻,就同意了。

他並不想強迫她,但時間不等人。

少女的衣衫半褪,裸露出溫軟若酥的細膩肌膚,細長的一段頸,銜接著兩枚精巧巧的鎖骨。

再往下,月牙白的肚兜,裹 兩團嬌弱可憐的軟綿,有些不安的顫抖著。

饒是心如止水的祁蘅,也被這樣的美景吸引了。

他俯下身,想去吻她,卻被她側頭躲過。祁蘅抿了抿唇,將吻落在了她脖頸上。

她的肌膚太過嬌嫩,輕輕的啄吻就能浮現一片淡紅的痕跡,祁蘅已經小心又小心了,卻還是落下了串串的紅點。

黎莘一動不動,如同僵硬的屍體。

祁蘅就伸手解開了盤亙在她脖頸上的繩結,退下了那最後一塊遮羞布。

顫巍巍的乳兒帶著粉嫩的色澤,恍若初綻的蓓蕾,逗引著他去採擷。

祁蘅喉間微緊,忍不住低頭……

就是現在!

黎莘猛的睜開眼,手中握著那支細簪,狠狠的刺入了他耳後的一處穴道。

幾乎是同時,祁蘅捉住了她的手腕,卻終究是晚了一步。

鋪天蓋地的暈眩感席捲而來,他瞠大了雙目,緊緊的盯著衣衫不整,眼中卻火光四射的黎莘。

她咬著牙,鬢髮散亂,雙目赤紅。

昏迷之前,他聽見了她最後的話語。

“我就是死,也不會叫你們得意!”

黎莘合攏衣衫,渾身顫抖的從床上跌下來。

身子在這紛爭中恢復了些許力氣,她索性從昏迷的祁蘅耳後抽出了簪,狠狠的紮在自己的腿上,胳膊上。

劇烈的疼痛敵過了藥性,她勉強撐著身子,一瘸一拐的走到桌邊,將一把木椅拖了起來。

祁家是有些老式的宅子,窗戶還沒有換上玻璃,卻被緊緊的鎖住了。

她拼盡力氣,將木椅狠狠的砸向了窗子。

轟然一聲巨響,木窗被砸的碎出了一個大洞,冰冷中夾雜著雨絲的寒風撲面而來。

她脫下一隻鞋子,在窗邊的桌子上按了按,留下一個腳印。

隨即,她將那隻鞋子丟向了窗外。

做完這一切,她整個伏在了地上,憑藉著瘦小的身體,將自己順著床底的縫隙鑽了進去,又把落下的床單掩好。

接下來就是漫長的等待。

窗戶被砸的巨響,很快引來了外頭看守的佣人,伴隨著一陣喧鬧的腳步聲,房門被人用腳踹開,剎那間,燈火通明。

嘈雜的聲響充斥了整個房間,黎莘死死的摀住了自己的口鼻,不敢發出一絲一毫的動靜。

“該死的,那女人跑了!”粗獷的男音傳來,“快去禀告夫人,五爺被暗算了!”

“去追那女人,她從窗戶走的,跑不遠!”

黎莘的汗珠從髮際一滴滴的滾落在地面上。

她知道,經過今晚,她再也沒有回頭路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