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28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二十五】

屋內人聲鼎沸,原本的幽暗漸漸被明滅的火光所替代,黎莘聽到了來來回回的人,也察覺到了床榻的搖晃。

大抵是有人把祁蘅抬了起來。

這屋子定是不能再安放昏迷的祁蘅了,黎莘聽見王沛蓉焦急的嗓音,吩咐著傭人去請醫生。

隨即,她又惡狠狠道:“那個養不熟的白眼狼!”

王沛蓉氣極,忿忿的將茶盞摔在地上,恰好在床邊碰的粉碎。

“給我找,掘地三尺也要給我找出來,我就不信,我還治不了她了!”

黎莘一驚,死死的咬住了雙唇。

好在他們光顧著祁蘅和“逃跑”的黎莘,沒有在意低矮的床榻,還潛伏著一道纖瘦的人影。

這場混亂來的快,去的也快。

屋子的房門大開,所有人都一股腦的沖向了正廳,這個偏遠的房間,依舊保持著先前的狼藉。

黎莘等待了很久,確認周圍再沒有人聲的時候,才慢慢的從床底爬了出來。

她的髮髻已經亂糟糟的一團,胡亂的披散在肩頭,沾著床底的灰塵,臉上黑一道,白一道,臟兮兮的。

她爬上窗,從破洞裡翻了出去。

那隻被她扔在外頭的鞋已經不見了,想來是傭人撿走追趕她了。

幸好今天是陰雨的天氣,祁蘅的宅子又是老式的建築,外頭還是泥土路,即便有腳印,也被沖刷的模糊了。

她聽見不遠處的喧囂,心中一驚,顧不上這漸漸落大的雨絲,轉身就往另一個方向跑去。

冷雨胡亂的刮在她臉上,刺的她雙頰生疼。

但她只想逃。

至於去什麼地方,她想,現在的她只有一處可去。

祁甄從馬上下來,隨行的士官為他撐著傘。

他身上帶著一股蒼茫的冷冽之意,帽簷微濕,沾了些許的水汽。

夜色茫茫,他大步流星的回到了小洋樓的門口,來到了那扇鐵欄的大門前,微微抬頭。

一邊的士官心領神會,上前去開門。

然而還沒等他將門推開,腳下卻似忽而絆倒了什麼東西,一腳踩到了一個柔軟的物甚上。

“那東西”半倚在門前,被他踩中,不由發出了一聲極為虛弱的呻吟。

士官心下一駭,下意識的低頭去看。

一來一回,就拖了時間。

祁甄等的有些不耐煩,當下就皺了眉,有些不耐的問道:“磨嘰什麼?”

那士官回過神,忙轉過身,低了頭道:“九爺……是人。”

他說著,朝著角落的方向瞥了一眼,語氣複雜:“是個女人。”

祁甄聞言,墨眉微揚。

他對著士官揮揮手,示意他讓開,徑自走了上去。

身後的人馬緊跟著他,渾身戒備。

祁甄看見了門口那團黑乎乎的人影,身材極為纖細,可憐兮兮的蜷縮在角落裡,渾身上下都被雨水浸濕。

她的黑髮緊緊的黏在了臉頰上,即便是在夜晚,也能藉著淡淡的光,瞧見那若隱若現的慘白膚色。

祁甄半蹲下身子,拔開她頰邊的髮絲。

“九爺,不可”

王遠立時出聲阻止。

祁甄卻抬起左手,示意他噤聲。

髮絲被拔開後,黎莘的容顏就全然展現在眾人面前。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