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48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四十五】(h)

祁甄的表現,絕對顛覆了黎莘的所有固化印象。

如果他們性別顛倒,她一定會罵一句,磨人的小妖精。

她的手掌在那又熱又燙的玉柱上穿俊,祁甄竟不是一味的忍著,也不是開口說些糙話,而是發出那種低低的,近似於喘氣般的呻吟。

那低吟拂過她的耳畔,聽的她半個身子都軟了。

她心裡苦。

正抵死克制男色誘惑的光景,祁甄卻將她壓在床尾的倚靠上,低了頭,微啟唇,咬住了她胸前的單薄布片。

咬就咬,他還該死的,用那種帶了三分邪異的目光,直勾勾的望著她。

漆黑的髮絲襯著玉色的肌膚,還有那從髮絲間透出的,漂亮的近乎勾人魂魄的眼。

他就那麼看著她,唇間咬著布,慢悠悠的扯了下來。

嬌顫的嫩乳暴露在空氣,祁甄將嘴裡的布片扔到了床下,轉而埋首於她胸口。

“生的倒好看。”

他輕笑,酥酥啞啞的嗓音,含了幾分清晰的慾色。

黎莘的手已經被他捉了起來,那堅硬滾燙的玉柱就抵在她腿側,粗碩的一團,不容忽視。

祁甄恍若未覺。

他伸手撥了撥嫩嫩的乳尖,見黎莘隨著他的動作抖了抖,心中更覺有趣,便捻住一枚,壓在指尖扯:“若是碰這處……”

他唇角一勾,便放了手,用口含住。

黎莘下意識的嬌吟了一聲,乳尖脹脹的立了起來,如同新綻的蓓蕾。

祁甄允吻片刻,再鬆開時,已經將那團綿乳都吻出了粉潤的色澤,就像一抹羞赧紅暈。

“滋味兒不錯,就是單單這般,難免寡淡了些。”

他瞇著眼,似乎在想些什麼。

黎莘咬著下唇,雙腿微闔,不用摸都知曉,那秘處早已濕粘了一片。

這貨……究竟是太過熟練還是探索欲太強??

發呆的工夫,祁甄已經起身,從床頭拿了個小小的壺來。

那壺只有手掌大小,看樣子是瓷器,但據說取材特別,能讓壺裡的水一直溫著,即便祁甄不在,也有人按時換了蜜水進去,以便他隨取隨用。

祁甄提著那壺,在黎莘面前晃了晃:“渴嗎?”

黎莘雙頰醺紅的眨眨眼,朱唇輕啟,含了幾分笑意,恍若在等他下一步的動作。

祁甄托著她下頜,手微微傾瀉,將壺中溫熱的蜜水倒了出來。

蜜水蜿蜒成一條細細的線,從壺嘴落入了黎莘的口中,化為甘甜,滋潤了她的咽喉。

黎莘喝了幾口,祁甄就將壺嘴後移幾寸。

那蜜水滴落在唇下,立時順著下頜滑落,沿著她細長的一段脖頸,鎖骨,再慢慢淌下一隻椒乳。

祁甄就咬住一點乳尖,去吮浸潤其上的蜜水。

等他喝夠了;便含了一口在嘴中,欺身壓上黎莘,將那蜜水從唇間渡過去。滿溢的蜜水自兩人的唇角逸出,從雖然衣衫還穿在身上,或多或少的已經被打濕了,粘膩的沾在一起。

唇分之時,黎莘聽見祁甄的嗓音留戀在耳畔,低低道:“這般,可還喜歡?”

她攀著他的肩,一隻柔夷捉了他的手掌,緩緩的探進了兩管白嫩的腿間,曖昧道:“這裡有多濕,便有多喜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