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930章
野心勃勃包身工X軍閥【二十七】

黎莘當夜就發起了高燒。

祁甄不僅命人找了醫生,還尋了一個頗有名望的老大夫,將她從裡到外的都查了個遍。

果然沒讓她失望。

身子倒是沒問題,只是虛了些,多是因為幼年的時候沒將養好。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她似乎還被人下了慢性的藥,並不會害她,但會讓她漸漸的四肢酸軟,失去力氣。

只停藥一段時間便能恢復了。

老大夫說到了這裡,略停了停,似乎在躊躇著什麼。

祁甄就笑道:“林大夫,她是我故交之妹,原先是被人拐走了,今天總算是找了回來,但說無妨。”

林大夫聞言,這才放下了顧慮,捋著白須道:“這位姑娘飲了孕子湯,是味虎狼之藥,好在,她如今還是完璧之身。

祁甄聽了,微微瞇了眼,故作驚詫道:“哦?這是何意?”

林大夫只當他心中關切,也就沒有保留,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這藥我曾見人用過,專為那些個不能生育的女子備的,若是身子健全的女子用了,當晚合房,那精血就會被肚裡的孩子抽去,屆時子存母亡。”

林大夫沒說的是,這樣生下來的孩子格外聰穎健壯,且多是男胎。

有些知道方子的大戶人家,也會用此法,留子去母。

祁甄心中了然,面上卻格外憤怒,他一拍桌案,沉聲道:“豈有此理!”

林大夫說完這些,知道接下來的事同他無關,眼看著祁甄發怒,不敢多留,就寫了方子,帶著小童離去了。

偌大的房間裡,就剩下了祁甄,黎莘,還有兩個照顧黎莘的佣人。

林大夫走後,祁甄立刻收起了震怒的表情。

他走到黎莘身邊,若有所思的望著她。

看起來,他又有樂子了。

黎莘足昏睡了兩天才醒過來。

兩個傭人將她伺候的很好,即便兩日未醒,身上也是清清爽爽的,看的出來每天都有人為她擦身。

她有些渴,她們就捧起了早就備好的蜜水,一勺一勺的餵她喝下去。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

黎莘除了身體還有些軟趴趴的沒力氣外,頭不怎麼疼,喉嚨也並不難受。

她被換上了一件絲質的長裙,順滑細膩的面料,觸在肌膚上涼絲絲的。

祁甄和祁蘅不僅性格天差地別,就是府邸也能看出不同來。

祁蘅的宅子走的是古色古香,素雅的小院,一人一廂房,院子雖大,房間卻小。

地面舖的青磚,床榻睡的略窄,一個人住,倒也剛剛好。

而祁甄這裡,滿眼都是富麗堂皇,她一個人的床就足有四五人能橫臥,錦緞軟褥,躺下去軟綿綿的把她裹住。

地上鋪著 花紋繁複的地毯,踩在毯上,那些柔軟的絨毛觸的腳心有些舒服的癢。

要黎莘說,祁蘅的宅子意境極好,亭台樓閣,沁人心神。

而祁甄這裡,就是資本主義的奢靡了。

但是住著實在是爽。

黎莘休養的這幾天,祁甄都沒有來,她也不問,就沉默著吃吃睡睡,盡最大的程度調養自己。

比起祁蘅的宅子,這裡沒有了讓她心事重重的負累感,累了便睡,無聊了便看書,除了一日三餐,還有小點小食,隨她挑選。

至於出門,傭人提過,被她拒了。

她可不想引人注目。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