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74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八十一】

王焦不想黎莘竟會這般說,愣了片刻,不知如何是好。

正當他欲再喚夫人的時候,黎莘似是瞧出了他的心思,隨手拾了一枚石子,朝他疾射而去。

王焦雙目一凝,就地一翻,險險躲了過去。

那石子卻重重嵌入了馬車的木邊,因著過大的力道,邊緣還裂出了蛛網似的小縫。

王焦喑道不好,忙對著馬車半跪下來。

馬車的車簾微微一動,從邊緣探出一隻骨瘦如柴的手掌,乾枯的皮肉附著在骨骼上,如同一具腐朽的屍首。

那人撩開車簾,慢慢露出身形。

他渾身上下裹得嚴實,正是初夏的日子,他卻好似過冬。

“莘兒。”

他啞著嗓子喚了她一聲,粗礫的宛如古稀老叟。

黎莘沒有應,只是眉目冷清的望著他。

出來的急,她沒有戴上紅綢,好在如今天還未明,她尚且能夠適應此時此刻的光線。

“回來罷。”

男人動容道。

黎莘輕笑一聲,抽出墨蕭,直直的指向了他:

“我若說不呢?”

男人的面容隱在了面罩之下,看不清神情,只能聽見他粗噶的音調,磨的人耳根都發酸:

“出去一趟,你便學壞了?”

分明是一副寵溺的口氣,被他說出來,卻平添了一絲詭異。

黎莘沒有回答,只是握緊了手中墨蕭。

“王焦。”

男人低低喚了一聲,“把她帶回來。”

王焦忙應了聲是。

男人說完這句,就在侍者的攙扶下又坐回了馬車裡,簾子落下,將他徹底檔住了。

而這頭,黃衣人已經漸漸包圍了馬車。

黎莘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轉身,剛要動手,卻被車廂裡的連越書一把拽住了。

他什麼都聽見了,卻什麼也沒問:

“阿黎,你先走。”

他平靜道“他目的是你,你不必管我們。”

他和藥童都不會武,於黎莘來說就是一個拖累,倒不如扔下他們,黎莘或許還會有一線生機。

黎莘一愣,旋即彎了唇笑道:

“你不信我能護著你?”

這是她曾許諾過的,如今,她自然要將之兌現。

連越書搖頭道:

“不,我只是一一”

還沒等他說完,黃衣人已經按捺不住,提了刀衝上前來。

黎莘一擰眉,將連越書推回了車廂,又飛身躍上馬,狠狠的朝它抽了一鞭。

馬兒吃疼,嘶鳴一聲,開始在包圍圈裡橫衝直撞。

有幾個黃衣人躲閃不及,被它生生的踩了一腳,當下就踹飛出去,重重落在地上。

而機靈的想去砍馬的,被黎莘一一攔下,一蕭穿喉。

王焦知她難纏,但也不料自己的人竟毫無反手之力,眼看著黎莘幾人已經要衝出去了,他咬咬牙,打算自個兒上。

未走幾步,就被人攔了下來。

那人面容普通,甚至有些粗苯,乍一看,就像個普普通通的老實村民。

他手裡抱著一個酒壇子,若黎莘仔細看,便能發現那壇子,和連越書拿著的幾乎一模一樣。

他衝著黎莘大喝一聲:

“夫人,小的得罪了!”

說罷,竟是從懷中取出一個火折子,打開了那壇子的封口,直直的丟了進去。

壇中的益蟲正貪婪的吸食美酒,猛地燃起火舌,就將它們統統燒的蜷縮起來,透出一股苦焦的惡臭。

與此同時,黎莘只覺心口被人重重一刺,傳來鑽心疼痛。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