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78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八十五】結局上?BE

霜雪茫茫。

一輛馬車停在府邸之前,厚厚積雪沒過馬蹄,發出嘎吱響聲。

身著棉衣的青年從車上躍下,他面容清秀,眉目間卻有幾分英武,瞧著就很是精神。

他拍了拍馬背上的薄雪,對著車夫說了兩句,轉身就走到了門前。

門人見著他,忙恭敬的行了一禮,轉身替他開了門。

他一路來到書房,對著凍紅的手哈了一口氣,才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門。

門內穿來一道溫潤男聲,清泠若泉:

“進罷。”

藥童推了門進去。

屋子內燒著炭盆,熏的暖融融的,讓人恍若置身溫暖春日。

正對窗子的桌案上,一名青衫男子正挽著衣袖,在紙上落下最後一筆。

他髮束玉冠,眉目雋雅,若徐徐鋪展的水墨丹青,般般入畫。

藥童走到桌案前停下,側頭看了看窗台上擺著的三隻酒壺,心中不由輕輕嘆息一聲。

“公子,都準備好了。”

連越書應了一聲,伸手將紙拿了起來,吹乾紙上墨痕。

他指尖雪白,十指纖細似女子。

分明是個玉捏的模樣,唯獨雙鬢早生華髮,添了一抹斑白。

那信紙被他疊好,裝進了一旁的木盒裡。

木盒中已堆著滿滿的紙張,顯然不是一日兩日能寫成的。

藥童想去將木盒接過來,卻被連越書輕輕的一擋:

“無妨。”

藥童就頜首不說話了。

他取出一件煙青色的大氅,為連越書穿戴好,一邊繫帶,一邊提醒他道:

“公子,今日外頭有些冷,小心身子。”

連越書淡淡應了。

出門前,他將窗台上的酒壺打開,支起窗子,把裡頭的酒液倒在了地上,看著它化為無形,愣愣的出神。

藥童靜靜的等著他。

不多時,連越書就走過來:

“走罷。”

馬車駛離了大宅,一路來到伏山腳下。

藥童先下來,又扶著連越書下來。

他身子有些虛,乍一接觸到寒涼,面上不由紅了紅,緊接著,就發出一陣劇烈的咳嗽。

藥童忙從懷裡探出一個小瓷瓶,倒了兩丸藥並水囊一起遞給他。

連越書吃了藥,才覺氣順了許多。

他忍不住自嘲道:

“這破落身子,還不知能撐多久。”

藥童聞言,心中一緊,立時出口反駁道:

“公子說的甚話,您可是長壽之相。”

話雖如此,他心中比誰都清楚公子的身子。

連越書知曉他在安慰自己,笑了笑沒再開口。

伏山上白茫茫的一片,藥童提出要背連越書上去,卻被他婉拒了:

“我自己來。”

他雖體虛,還不到這程度。

藥童沒說什麼,就讓他扶著自己,兩個人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山上走。

約莫一刻鐘的光景,連越書和藥童終於到了半山腰。

老屋子就在這裡,連越書買的宅子離伏山不遠,藥童娶妻之後,就隔一段時日從山上下去尋他。

並非連越書不願住在山上,而是他還有旁的事要做,如今該做的都做完了,他也能回來了。

兩個人發出的動靜,招來了一個挽著婦人髮髻的俏麗女子。

她穿的厚實,懷裡還抱著個睡得香甜的娃娃。

藥童一見他們,面上就泛出柔和之色:

“阿翹。”

被喚阿翹的女子欣喜非常,只是當她的目光觸及連越書後,就有些赧然的垂了頭,想要對他行禮。

連越書笑著搖頭道:

“不必多禮,你們有日子沒見了,莫管我,我想出去瞧瞧。”

說罷,他拍了拍藥童的肩,轉身就要離開。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