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79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八十六】結局下?BE

藥童下意識叫住了他:

“公子!”

連越書腳步一頓,疑惑的回頭看他:

“怎麼了?”

藥童梗了梗,幾番欲言又止,最後還是阿翹拉了拉他,他才緩緩的開口:

“是去看……夫人麼? ”

連越書一愣。

他沉默良久,方才輕笑道:

“是。”

藥童抓緊了阿翹的手,兩人對視一眼,俱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不忍之色。

連越書反而是豁達的那個:

“做甚這副神情,我這麼久沒去見她,阿黎怕是要惱我了。”

他說著擺了擺手,轉身離開了。

藥童還想追上去,一旁的阿翹拉住了他的胳膊,對他搖了搖頭,做了幾個手勢:

讓他去吧。

藥童頹然的嘆了一口氣。

連越書穿過屋子,一路走到了不遠處,一株仍舊青蔥的松柏之下。

繁茂枝葉染了皚皚白雪,遮住了這一方小小的天地。

他伸出手,將地上鬆軟的積雪扒開,露出了一塊小小的石碑。

石碑並非是直立的,而是平平的鑲嵌在地上,上頭只簡單的刻了兩個字,染色的硃砂已經有些黯淡了。

阿黎。

他的指尖輕輕撫過那一筆一劃,恍若是撫在她面龐上,眉眼唇鼻,每一處柔軟細膩的肌膚。

“我今日沒帶酒,你莫惱我。”

連越書含著笑,也不管身下的積雪,就那麼坐在了石碑一旁。

松柏上的積雪在簌簌的往下落,連越書取出了隨身帶的木盒子,將盒子中的紙張盡數拿了出來。

每月一封,他寫了八年。

壓在最低下的紙張已經泛了黃,上頭的墨痕褪了顏色,這是她過世第一年他

寫的,字句之間,滿是傷懷。

連越書默默的看完,拿出火折子,將這信紙放在石碑旁燒了。

湮滅的紙灰隨風而去,飄飄搖搖的散盡了。

然後是第二封,第三封……

直至燒完最後一封,天色也漸漸暗了下來。

期間藥童來過一次,見連越書神情恍惚的模樣,不敢叫他,就躲在一旁守著他。

連越書的手腳凍的有些僵,鼻尖上泛了紅,將那粒小黑痣都遮的看不出了。

他不說話,就那麼坐著。

他想說的話都在信裡,他想說他為她抱了仇,他找到了洪門,雖然費了一些工夫,還是讓他們從此銷聲匿跡了。

可惜的是,當初那主公早就死了。

他還道了歉,因為他想過找旁的姑娘,卻發現,沒有一個是阿黎,怎麼辦,他只想和阿黎在一起。

連越書對著雙手哈了一口氣,騰騰的白霧散開,消融無形。

當初換血之術未成,被黎莘發覺了,強行中斷。

她因此沒撐過當晚,連越書也染了毒,即便後來好生調理,身子還是落下了病根。

連越書一度以為那是自己的錯,如果他不那麼做,起碼阿黎還能再活幾日。

不過現在也好,他也活不了多久,很快就能去陪她了。

他釋然的一笑,渾身上下是從未有過的輕鬆: “阿黎,你知曉麼,原來我們早便見過了。”

他望向身側的石碑:

“你是我第一個救的人。”

雖然,他曾以為她是個野人。

想到這裡,連越書忍俊不禁的笑出了聲,笑到後來,他喉間發癢,又是一陣劇烈的咳嗽。

咳著咳著,眼眶就紅了。

不過他未落淚,只是仰頭望著天,嚥下口中的腥甜:

“我想你了。”

藥童是被阿翹拍醒的。

原來他守著連越書,不知怎的就犯了困,竟毫無知覺的睡了過去。

這一睡,就是兩個時辰。

還是阿翹久久等不到他們,情急之下出來尋找,才在樹後發現了沉睡的藥童。

藥童手腳都僵了,猛地起身,好險沒摔在地上。

還是阿翹攙扶住了他。

不過他也顧不得那許多,一瘸一拐的往前走,想讓連越書趕緊回屋子裡。

天寒地凍的,公子哪裡受的了。

可當他走到連越書身邊時,發現他一手放在石碑上蜷著,側頭倚在樹幹上,眉眼沉靜的像是睡著了。

他睫毛上起了一層白霜。

藥童呼吸一滯,喉頭髮緊,忍不住顫著手拍了拍他:

“公子?!”

“公子?”

“公子……”

他摀住了臉,低低的哽咽起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