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22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二十九】

說實話,連越書是想走的。

黎莘幾近赤裸的躺在床上,他們男女有別,怎麼也不該讓他一個人留著。

可他放不下心。

黎莘究竟是因何昏迷的,他尚且分辨不出來,只能先穩住她體內流竄真氣,同時護住她心脈。

誰也不知之後會有甚變化。

連越書在原地轉了幾圈,思來想去,還是決定先留下來。

只不過他面上熱度稍稍褪了一些,腦中浮起些許畫面,那紅暈就捲土重來,迅速蔓延了他雙頰,脖頸,乃至耳根尖。

他定定神,握緊了雙手,開始一一倒看走。

雖說看起來蠢了些。

他小心翼翼的摸索著,估摸著到床邊了,就想伸手去把床幔放下來,怎麼也能遮擋一二。

可他實在是高估了自己。

他那手還沒碰到床幔,腳下卻被踏板絆了一腳,整個人就猛地向床上倒去。

這一下若是坐實了,黎莘身上的銀針就要盡數插入她體內了。

連越書情急之下,整個人生生的扭了一個身,雙手一撐,在堪堪距離黎莘幾寸的地方,穩住了身體,沒有碰到那些明晃晃的銀針。

但如此一來,他算是和春光畢露的黎莘來了個親密接觸。

尤其是他的頭,險些沒埋進她胸口。

此胸口並非彼胸口,不似那日隔著幾層衣裳。

這會兒距離他極近的女子肌膚,細膩若上好的白瓷,兩團綿乳豐腴高聳,形狀似飽滿的水滴,尤其那堅挺之上,兩點紅櫻粉嫩柔媚,因受了涼,略略凸起……

連越書腦中轟的炸開了,剎那間一片空白。

他就那麼愣愣的看著,連鼻子上一滴滴的血珠,全落在了黎莘的胸口都不自知。

血珠蔓延,自針尖滲入她肌膚,在右乳一塊小小的紅印上,迅速的消失無影。

彷彿被吞了進去。

連越書還未發覺,黎莘已經若有所感,她雖口不能言身不能行,但他所做的一切她都瞧的清清楚楚。

那血落在胸口時,她就暗暗道了一句不好。

不出她所料,吸食了連越書的血後,體內那物就開始躁動了起來。

胸口脈絡開始漸漸泛紫,自她的右乳一徑蜿蜒上脖頸,她渾身如火燒,連咽喉都開始灼燙起來。

連越書起先還在發楞,因著她忽而悶哼了一聲,才驚覺自己竟然做瞭如此禽獸不如之時。

他胡亂擦去血跡,正想離開,卻意外的發覺了黎莘的不對。

那是

他面色一邊,雙目驟凝,整個人的氣勢就在瞬間變了一變。

他立時從懷裡摸出了一個玉脂藥瓶咬開瓶塞,倒出一顆漆黑如墨的藥丸抬了黎莘下頜一捏一鬆。

等黎莘吞下藥丸,他就抖開一捲皮革,露出一排針尖染金的銀針來。

他抽出原來的銀針,將金針飛速剌入她右側胸口,抑制住那漸漸瀰漫開的紫黑顏色。

光這樣還不夠。

他把桌上茶盞拿了過來,從藥箱中摸出幾包藥粉,細細的摻在一起,又握著一瓶子藥汁,將藥粉揉成泥狀。

做完這些,他端著茶盞過來,想要往她右側胸口上抹去。

然而等他撩開床幔,卻發覺黎莘已經直挺挺的坐了起來,身上銀針落了一床,還有些許掉在地上。

她定定的望著他的方向。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