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05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十二】

吃飽喝足以後,藥童帶著連越書去洗淨了手,又用溪水漱了口。

趕路途中不能奢求什麼,只能到下一個驛站,才能好好的歇息一番。連越書更想一路遊醫而去,可他畢竟先行答應了陳封,只得跟著他們緊趕慢趕。

他這兩日除了看書,還會注意著身邊的動靜。

他驚鴻一瞥的緋衣,自那晚以後再未出現,雖他偶能嗅到酒香,可人影是半點也無。

連越書心裡頭一回有了些奇怪的情緒。

他是當真想見見紅衣人的。

趕路三日,總算是快到了驛站,車夫加緊了速度,想要在日落前進城。

前些日子走的是官道,夜晚宿著並無大礙,可為了節省時間,今日走了條捷徑,僻靜的很,誰也不能保證會不會出事。

連越書不管這些,一心撲在書上。

羅盈袖自那日生悶氣後,很是晾了連越書一日,可連越書未曾如她所想那般來主動尋她,反倒是樂得個清淨。

她心裡捱不過,這兩天又主動同他搭話。

陳封瞧在眼裡,苦在心裡。

偏偏那小師妹見此,愈發的厭惡起羅盈袖來。

三個人的關係讓車裡的氣氛格外詭異,除了一個兩耳不聞窗外事的連越書,就是藥童都覺察到了不對勁兒。

這會剛過了中午,一行人在車上吃了些東西,羅盈袖見連越書幹啃著點心,手裡抱著書冊不放,就取下自己的水囊,想遞給他:

“連公子,不嫌棄的話一一”

她局促的咬著唇。眼眸低垂,不敢正面瞧他。

連越書著迷的翻過一頁,壓根沒接茬。

那小師妹見了,便嗤笑一聲“這可真是厚…,“雲詩!”

話未說完,就被陳封一言打斷。

雲詩不服的還欲再說,陳封拿眼瞪她,就讓她不情不願的哼了一聲,把頭別了過去。

羅盈袖緊緊的攥住了水囊,指節發白。

陳封見狀,頗為不忍,就低聲喚道:

“小神醫,小神醫?”

連越書正看的興起,聞言就隨口應了_田。

陳封無法,只得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肩。

這一下用了內勁兒,倒是把連越書從痴迷的狀態中拉了回來,有些困惑的抬眸望他:

“何事?”

陳封握拳咳一聲,指了指羅盈袖的方向。

連越書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見羅盈袖雙手舉著水囊送到他面前,低著頭,快要埋進胸前。

他揉了揉眼,復又低頭看書,回道:

“我只喝自己的。”

他壓根沒想很多,也沒甚要給姑娘家留面子的意思,這話就說的羅盈袖臊紅了臉,心中又羞又惱。

陳封有心替她解圍,就想伸手去接她的水囊:

“剛好有些渴了,不如一一”

話至一半,整個馬車卻忽而劇烈的一顛,顛落了連越書手裡的書冊不說,還讓所有人都狠狠的一歪身子,撞在了車板上。

他們沒有防備,撞的身上生疼。

緊接著馬兒的一聲嘶鳴,車廂外隨之傳來了車夫的吼聲:

“有人劫道!”

除了連越書,其餘三人皆是習武之人,陳封率先穩住身子,從腰間抽出佩劍,劈開車簾飛身而去。

雲詩緊跟著他。

羅盈袖倒是想來攙扶連越書,卻被擠進來的藥童搶了先,連拖帶扶的拉了連越書。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