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27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三十四】

當黎莘蹙著眉掰開灌木,看到灌木後

那人的真容之時,她詭異的陷入了沉默。

那人也同樣沉默了。

黎莘抿了抿唇,無言半晌,將自己的袖子從他手中扯了出來,平靜問道:

“有事?”

從她身上,決計瞧不出些許尷尬的自然的恍若什麼都不曾發生過。

連越書傻傻的凝著她,隔著一層紅緞,壓根瞧不出她是何反應。

他真想將那紅緞扯下來。

心裡的莫名有些委屈,他就咬了唇,對著黎莘道:

“黎姑娘,昨晚……你在何處?”

黎莘不急不緩的灌了口酒,悠悠道:

“與你何干?”

連越書氣結。

昨晚之事,與他的“關係”可不是一般兩般的大。

“我做了個夢,”

他固執的凝著她,似乎要透過那層紅緞,從她面上瞧出些許的端倪:

“夢見姑娘了。”

黎莘仰頭飲酒的動作就微微一頓。

她放下酒壺,側頭像是望著他

“與我何干?”

連越書簡直要咬碎了一口牙,他深深的吸了幾口氣,按捺著嗓音道:

“姑娘不想知曉,是怎樣的夢嗎?”

黎莘搖了搖頭,乾脆利落的轉身道:

“不想。”

說罷,抬腿就要離開。

連越書不知哪兒的勇氣,上前一把拉住了她:

“不許走!”

他眉心緊緊的擰出了幾道明顯的褶痕,配上那雙黑琉璃似的眼珠子,還真有那麼些唬人的意思。

尤其是對付黎莘這種心虛的。

所以他那麼一拉,她還真就停住了,沒有動用武力。

但是面上還是強撐道:

“做甚?”

她嗓音平平板板的,聽不出是生氣,羞澀,還是敷衍。

可昨晚,連越書分明清清楚楚的聽見了她掩了唇,低低切切的呻吟,就像小貓兒一般,甜膩嬌軟,聽的人從骨酥到了皮。

“姑娘昨日為何要點我穴道?”

連越書有些呆氣,但也不蠢,他知曉自己直接問,黎莘,必然不會承認,索性拐著彎來。

極哪知黎莘裝傻充愣的工夫已登峰造“我未做這事。”

她面不改色道。

連越書一時語塞,良久回過神,繼續追問她:

“你,你不記得先前在房門外暈倒,我替你施針之事了?”

黎莘這次回的更簡單“你記錯了。”

她擺明就是一副死不承認的模樣,偏偏連越書無法反駁。

最終,只能放她走了。

但經此一事,終究還是在他心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讓他久久的,久久不能釋懷。

他失魂落魄的回了自己的屋子,呆坐在椅子上,一坐便是兩個時辰。

兩個時辰後,他明悟了。

不記得了,再讓她想起來便是。

連越書喚來藥童,在他耳旁吩咐了番,一開始藥童還神色如常,聽著聽著,面色就漸漸古怪了起來。

到最後,幾乎擰巴成了一團。

“公,公子,這不大好吧?”

連越書聞言就是一笑“讓你去你便去,總歸不是用在你身上的。”

藥童撓了撓腦袋,總覺著自家公子這笑疹人的很,和往常當真是截然不同的,這是受了甚剌激了?

他不敢多問,就應了聲是,抱著滿腹的疑問出了門。

黎莘暗中觀察兩人,見連越書已經恢復正常,心想他大概是認命了,也就重重鬆了一口氣。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