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17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二十四】

連越書心裡其實是有些不願喝酒的他生怕自己又如那日一樣,喝了便暈了。

可這是紅衣姑娘說的,他一想,覺著還是咬咬牙陪她罷。

一方面,他是很想問清楚的,譬如姑娘是何來歷,又是緣何三番兩次的救自己,但她沉默寡言的,同他尚且生疏,他著實不敢開口。

另一方面,他

連越書自是不懂情滋味,說白了他現在對黎莘的感情,至多是好奇,仰慕,或者親切。

他於這事上本就是一張白紙酒液入口,卻不如連越書心中所想的辛辣,反倒子有股淡淡的甜味。

他咂咂嘴,仰頭一口喝乾了。

咦,還是沒有酒昧。

黎莘見他這樣,就又為他滿上一杯“喝罷。”

這不是酒,只是蜜水而已,就他喝醉那樣,還是別喝酒為好。

連越書懵懂,還當她這回帶來的酒是不同,沒有多想,跟著她一杯杯的往下喝,空了大半壺,也沒有絲毫醉意。

莫非喝了一次酒,他就乾杯不醉了?

連越書有些困惑。

不過還未等他想明白,那頭一壺酒下肚的黎莘就抒了口氣,將酒壺放下,倚在窗台上:

“想問,便問。”

她又不是個瞎子,哪會瞧不出來他臉上寫的明晃晃的好奇。

連越書聞言,怔了一怔,把手中茶盞放下,糾結的抿唇道:



“紅衣姑娘一一”

“黎。”

黎莘打斷他道。

連越書反應過來,從善如流的改了“黎姑娘,你,你以前識得我嗎?”

黎莘搖了搖頭。

連越書又道:

“那你為何幾次救我?”

他開門見山,一雙眼里幹乾淨淨的只有單純的疑惑之色。

黎莘下意識的摸了摸限上的紅緞,觸手涼絲絲的,竟沒有沾染她的體溫:

“受人之託。”

坑爹系統。

連越書無聲的張了張嘴,接著她的話語往下問:

“誰?”

黎莘卻不說了。

連越書問了幾遍,見她沒反應,心知她是不會說了,不由有些氣餒。

但他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是以強打了精神,對她道:

“那,黎姑娘接下來要去何處?”

這回黎莘倒不保持沉默了。

她側了側頭,大抵是“瞥”了他一眼,旋即低聲道:

“跟你。”

連越書一呆:

“跟我?可是一直與我同行的意思?”

黎莘將頭轉了回去,又不說話了。

連越書心中復雜,一時遲疑,一時糾結,一時又有些小小的雀躍。

有黎姑娘在,旁的不說,他特別的安心。

這大概源於他一次又一次的被她救了回來。

因著黎莘不愛說話,大部分時間都連越書在同她說,絮絮叨叨的將自己的名字,身世說了,讓黎莘哭笑不得。

這貨究竟是不諳世事,還是真蠢?

當然了,連越書也沒時間嘮叨多久不多時,蒼悟那頭就派了弟子來接他

言道要請他去醫治。

正事當頭,連越書還是能分清主次的。

他收拾了東西回來,黎莘已不見了踪影。

連越書頗為可惜,只得去喚了藥童,讓他帶上了他準備好的物甚,跟著他一同前去。

除他們以外,陳封也跟著去了。

羅盈袖並沒有和往常一樣湊在連越書身側,而是選擇留在了自己的屋子裡。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