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09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十六】

用三壺酒換半條命,顯然這買賣還是很值的。

只是這酒也不便宜,因著連越書說了要最好的佳釀,陳封很是出了點血。

好在他來時帶的銀兩也不少,尚且能夠應付。

那藥丸一服下,不過半個時辰,陳封身上的青紫掌印就褪的一干二淨,他暗喑心驚的同時,再沒有輕視連越書的意思。

連越書倒沒在乎他是如何想的,他滿心都思忖要如何靠這三壺酒將紅衣姑娘引出來。

除了醫術與病症,這還是他頭一回如此用心。

驛站里人不少,連越書還是獨占了一個房間,羅盈袖同雲詩一間,藥童就和陳封一間。

等天色漸暗,連越書就將三壺酒端端正正的擺在了窗台上,把壺身擦拭了一遍又一遍,直發亮光。

做完這一切後,他就躺上了床,半瞇著眼假寐,小心的觀察著窗台的動靜。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卻久久不見紅衣姑娘的身影。

連越書有些焦急,在床上躺不下去,便起身在窗前踱步,時不時的打開壺口,用手扇搧風,期盼那位紅衣姑娘能聞著酒香來。

他也是自個兒猜的,對於這酒能不能勾到她,他心裡著實沒有底氣。

如今看來,是不能的。

連越書等的直打瞌睡,雙手托著下頜,頭一點一點的往下垂。

正在他快磕在桌上的光景,窗外忽而刮來一陣夜風,帶著絲絲涼意,將燭火吹的搖搖晃晃。

他一個激靈醒了過來,忙起身去護燭火。

豆大的火苗被移了位置,慢悠悠的又燃了起來。

連越書打了個哈欠,又揉了揉眼睛,暗道今晚約莫是等不到那紅衣姑娘了。

他頗為黯然的嘆了一聲,轉身想將窗台上的酒收回來。

可當他正要去拿時,就見那窗台上空空如也,除了一縷一縷往裡刮的涼風,哪還有酒的身影。

他不敢置信的眨眨眼,又眨眨眼,甚至還伸手去摸了摸。

真的沒了。

他扒上窗台,探頭往外頭看。

窗外一片寂靜,一輪新月高掛天際清冷月輝遍灑大地,哪有人的身影。

他抽了抽鼻子,隱隱約約的嗅到一股酒香。

是了,她一定還沒走遠連越書顧不上其他,將窗戶一支,踩著凳子就翻了出去。

他雖不會武,這點高度倒也不至於傷了他。

腳下是有些硬的泥石路,連越書順著那縷酒香一路往外走,酒香越來越淡,人影卻是半點也無。

他不由蹙起了眉,無頭蒼蠅似的亂轉。

走的累了,他又記起自己壓根不知來

時的方向,這空曠之地荒蕪人野,又是寂靜深夜,瞧著就冷清的很。

他又困又累,就去尋了顆粗壯的樹倚著樹身坐了下來。

如今正是春日,白日里溫度恰好,一到夜晚難免寒涼。

連越書縮了縮身子,將自己抱做一團,將頭伏在膝上,就這麼半夢半醒的迷糊了過去。

這一睡,就失了意識。

黎莘從樹上躍下,有些無奈的望著這青色的一團物體,伸手在他穴道上輕輕一點。

連越書兩眼一翻,整個人朝著地上頭栽了下去。

緊接著,她將徹底昏迷的連越書拎了起來,提溜著他的後頸,一路將他送回了驛站。

這崽子,真是讓人不省心。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