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10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十七】

連越書一個鯉魚打挺,從床上坐了起採。

他呆呆的出神了三秒,往四周瞧了一圈,發覺自己已回到了驛站的床上,床幔輕垂,遮住淺淺晨光。

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身子,確定沒有什麼不適,也沒有缺胳膊少腿。

做完這一切的時候,他的神智已清醒了過來,昨晚的回憶也慢慢的浮上腦海。

他追著酒香出去,卻又迷路了,最後,最後……

連越書揉了揉腦袋,怎麼想自己都是睡在了林子裡,可是如今卻好端端的躺在床上。

但不管如何,他還是沒見到那位紅衣姑娘。

一想到這裡,他就懨懨不樂起來。

他解下發冠,披散著一頭有些蓬亂的墨發,撩開床幔想要起身。

窗外的日光灰濛蒙的,應當是天色還早,他穿上鞋,打算去關窗戶好換衣裳。

然而這一抬頭,他卻愣住了。

窗口坐著一人。

雲鬢浸漆,紅衣似火。

她曲了一腿坐在窗台邊,微風拂過她髮絲,將她耳後的 紅緞也吹了起來,飄飄搖搖的擺動著。

聽見聲響,她就微微側過頭,露出秀而挺的瓊鼻,並一對被酒水濡濕的朱唇。

連越書怔怔的看了良久,正要開口

“嗝。”

他忙摀住嘴。

這抽的一下打破了寂靜的氛圍,黎莘仿似什麼都沒聽見,晃了晃酒壺,又將頭轉了回去,一口一口的喝著。

那對著他的唇角,卻輕忽的一勾。

連越書雙頰泛了些許的紅,他下意識的想去摸自己的發冠,一抬手,才發覺自己的頭髮還散亂的披在肩頭。

連越書:“!!!”

連越書:“姑姑姑姑……娘,你且等我一等!”

黎莘仰頭喝下最後一口,沒有作聲。

連越書已經鑽去了屏風裡,手忙腳亂的把自己的頭髮束起來,又舀了一旁的冷水,用力往臉上拍了兩下。

他是用最快的速度做這一切的,可等他慌慌張張的跑出來,窗台上已空無一人。

只留下三隻空蕩蕩的酒壺,以及空氣

中散之不去的濃郁酒香。

連越書頹然的嘆了一聲。

這日白天,連越書整個人的精神都不大好。

往常愛看的醫書也棄之不顧,眉宇間總籠著一股若有似無的憂愁,瞧得羅盈袖揪心不已。

可不管她問什麼,連越書都充耳不聞,自然也不答她。

雲詩這會兒倒有些可憐起羅盈袖來

了。

馬車顛簸著又走了三日,距離蒼山派越近,陳封面上的喜色就越甚。

進山前前一晚,連越書又向陳封要了三壺酒。

他們住在客棧裡,連越書就按照先前的樣子,將酒擺在了窗台上,坐在桌案前等黎莘。

他打定主意,這回一定要不錯眼的看看。

時近子時,連越書只覺睏意陣陣襲來,好在他早有準備,從懷中掏出了嗅鹽,猛的一吸。

神清氣爽。

夜幕深沉,風拂過樹葉,發出沙沙的摩挲聲。

連越書伏在桌上,半瞇著眼,從縫隙裡觀察著窗外的動靜。

他瞧的有些累,就將眼珠轉了回去打算歇息一陣子。

而正在這當口,窗外卻忽而傳來了一陣衣物的聲,緊接著,一股子熟悉的酒香竄入了他的鼻間。

他心中激動,抬頭就想開口。

冷不防的,一隻墨蕭托住了他的下頜,清清冷冷的女音隨之而來,讓他的話語卡在了嘴邊:

“找我做甚?”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