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020章
傻白甜神醫小公子X腹黑高冷女俠【二十七】

是以一聽黎莘說破金子,陳封和蒼悟不由猶疑起來。

這破金子著實不好給。

“給,或不給,”

黎莘平靜道,那雙眼分明是被紅緞蒙住的,卻讓兩人覺著自己被牢牢凝視著。

“救,或不救。”

雖則沒了她,世上還有人可幫蒼空逼毒,可短時間內,他們又去哪裡尋呢?

蒼空一條命換一個破金子,難道不值么?

若是旁人倒也罷了,但蒼山派的三人本就是一母同胞的兄弟,蒼悟又如何能眼睜睜的瞧著蒼空毒發而死。

躊躇良久,他終究還是點了頭。

“只有一點,”

蒼悟啞著聲道,“若姑娘借蒼山派名號濫殺無辜……”

不等他說完,黎莘就輕哼一聲打斷了他

“我嫌煩。”

言下之意,她可不屑殺個人還要嘰嘰歪歪的借別人名號。

她說的不客氣,蒼悟卻無法反駁,不得不承認,她看上去雖年輕,但著實有這個底氣。

他忍了忍,對黎莘道:

“姑娘請。”

說著,就讓開身位,讓黎莘和連越書先行。

連越書走在黎莘身邊,眉心一道淺淺的褶痕,略顯擔憂道:

“黎姑娘,這會不會一一”

黎莘側頭,淡淡說了二字“噤聲。”

連越書無言的張了張嘴,最後還是頹然嘆了一口氣,不再多話。

他擔憂的可不是破金子,而是黎莘。

解毒的過程說來並不復雜,連越書以針灸封住蒼空穴脈,讓黎莘將毒逼至胸口,他再用針尖放血便是。

莫看步驟簡單,若是換了一對來做未必這般輕鬆。

其一是連越書用針極精準,能在不傷到蒼空根源的情況下,將毒素暫時穩定。

其二是黎莘內力著實深厚,全程下來

不見絲毫疲態,且操控游刃有餘,不會莽撞傷其筋脈。

蒼悟在一旁看完了全部,不得不說,就是他也未,必有黎莘這幾分功力,心中對她的忌憚就愈發深刻。

毒素逼出,連越書又將備好的藥泥敷在蒼空面上。

只需調養一個月,他就能痊癒了。

做完這一切,連越書和黎莘就回了自己的小院,打算略做歇息。

藥童跟在兩人身後,見自家公子懵懵懂懂的,忍不住拉了他一下,在他耳邊細細說了一番。

連越書起先還不明所以,聽到後來,忍不住擰了眉:

他驚呼道。

這聲有些大,就讓前頭的黎莘腳步微頓,回過頭來看他們。

藥童心里哀嘆一聲,忙對著連越書做了噤聲手勢。

連越書這會兒也覺察出自己過激了拿手摀了捂唇,頗為無辜的望向黎莘用空餘的手連連擺動:

“唔唔晤唔”

黎莘:“……”

這貨說的什麼玩意兒。

她一挑眉,一旁的藥童就敏銳的嗅到了不安的氣息,稍稍後退幾步,兩腿抹油的溜了。

連越書拉都拉不住。

黎莘就走了過來,看了看他的手,蹙眉道:

“說話。”

連越書:“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黎莘輕嘖一聲,一把拉住他手腕,將他手扯了下來。

緊接著,就反手揪住他衣襟,微一用力,將他整個人都拉到了身前,略略仰頭道:

“說。”

連越書是男子,雖看上去瘦弱一些,身條還是高的。

這會兒他離的她極近,似乎呼吸間,都能嗅到那有幾分醉意的馨香。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