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96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五十九】

說實話,當時那般境況,薛江沅是真心是假意,根本不必判 就能得知。

他甚至想拼命的擋在她身前,用那僅剩的兩魂。

黎莘便想,無論這一切是因著薛江沅是個正人君子,還是對她有些心意,她都挺動容的.

of生死面前,最能看出一人的品性。

他能放棄復活的念頭,明明知曉自己會魂~飛魄散,還要安撫她,乃至保護她。

若要黎莘來做,能做到這程度嗎?

捫心自問,她或許還是不會那麼做。

現下是因為有系統,她知道系統不會眼睜睜看著她死,即便死了,她還有下一一個世界,下下個世界。

可薛江沅沒有。

他只有這一生一世,魂飛魄散之後,再無輪迴。

所以黎莘認為,憑著他做的這些,她重傷救了他,不虧,值得。

但是薛江沅不認同,他單以為是黎莘豁出命去的,心神俱裂,他口不能言,不得動彈,唯獨意識與黎莘交融,嘶吼著讓她快走。

黎莘哪會走?

其實到了最後,兩個人都陷入了混沌之中,唯獨薛江沅不甘心,那句“你騙我”,真是含著血淚似的,一直徘徊在她腦中。

若是換了個人,定會覺得薛江沅不識好歹,黎莘是救他,又不是害他。

可黎莘曾與他的魂魄融為一體,自是感受的最為深切。

那無盡的愧疚,自責,悔恨,憤怒,幾乎要將自己給吞噬了。

這就是薛江沅最真切的情感,沒摻雜著半點水分。

說到底,一切有因且有果,她借薛江沅擋了刀,因此要豁出去救他命,偏偏有了失誤,險些害他魂~飛魄散。

最終雖身受重傷,好歹把他救了回來。

況且養了這麼久,魂體已恢復如初,隻身子虛弱,再吃些藥就好了,沒損失太多。

她回去再看看他,也是為了放下這樁心事,換一個人,她才不管那許多。

沒成想,人醒了,病好了,忘了她,合該是皆大歡喜的結局,偏偏他的執念困在了心裡,硬生生的憑著“直覺”追著她不放。

黎莘當真是不知該拿他如何是好了。

眼看薛江沅要摔在地上,她無奈之下,只得喚了小丫鬟過來,兩個人搭著手把薛江沅攙進房間,扶_上床榻。

他徹底昏了過去,面色慘白如紙,不見絲毫血色。

黎莘看他鬢角淌落密密的汗珠,就讓丫鬟拿了帕子過來,替他一一的拭去。

朦朧間,他還喃喃有詞。

黎莘抿了抿唇,俯身.上去細聽了聽。

隱隱綽綽的是個“走”字。

她心口微微-一-滯,恍若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澀,各有一番滋味。

“女郎

丫鬟小心的喚了她一聲。

黎莘回過神,見她面上有些慌亂,自知是嚇著她了,便勉強笑道:

“無妨,你先下去罷。

丫鬟如釋重負,對她行了禮,忙不迭的退下了。

自家女郎與這位大人的事,她當真不能攪進去。

丫鬟走後,就只剩下黎莘和薛江沅了。

她凝著他半晌,忽而一笑,低聲道:

“當真是孽

兩日前,他守著她,如今掉了個,還是同樣的地點。

也不知何時才是個頭。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