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93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五十六】

薛江沅擰了擰眉:

“你怎麼了?””

他頗為疲憊,對她說話時卻極盡所能的溫柔。

黎莘蠕了蠕唇,嗓音蒙在被褥之下,聽不清晰。

薛江沅湊過去,才聽出她說的是:

我不喝。

他握住藥碗的手緊了緊,低聲道:

“為何?”

黎莘終於從被褥中抬起頭來,眼中冷冷淡淡:

“你走罷。

薛江沅被她這話說的心口一刺,忍了忍,依舊溫和道:

“你把藥喝了,我就走。

說完,將藥碗遞過去。

黎莘沒來由生了一股火,她使勁推了一把他的手,嘶啞著嗓音道:

“我說了我不喝!

薛江沅不曾防備,那藥碗就被她打翻,略顯燙熱的藥汁盡數潑灑在他手背上,藥碗則是落在地上,摔的粉碎。

黎莘時怔住了。

藥汁雖不是滾燙,卻也有些熱度,薛江沅的手背紅了一片。

饒是如此,他的神色平靜如初。

“再厭我,也犯不著和身子過不去。

黎莘咬住唇,別開了臉。

“你若不想見我,我走就是,記得把藥喝了。”

他緩緩起身,身形微晃,被他穩住了。

黎莘的手揪著被褥,一下又一下。

不多時,腳步聲伴隨著開門]的聲音就傳來了。

再過一會兒,小丫鬟拿著新煎好的藥進門,見地面一片狼藉,不由得愣了愣。

“女郎,喝藥了。”

她小心的繞開了碎瓷片,把藥捧給了黎莘。

黎莘接過藥,嚐了嘗溫度,大口大口的喝了下去。

熱氣氤氳,刺的她雙眼酸澀。

小丫鬟趁著這工夫收拾了地上的碎片和藥汁,又去打開窗子通風,免得屋子裡一片苦澀的藥味。

喝完藥,黎莘把碗給了她。

“女郎,帕子。”

小丫鬟拿起素帕給她。

黎莘沒有接。

小丫鬟就把托盤放在桌邊,躬下身子半跪在床榻前,用帕子輕輕的拭她的眼角。

黎莘這才驚覺,自己不知何時哭了。

她望著小丫鬟:

“是不是覺著,我不識好歹了。

她知道方才的那些,小丫鬟定是聽的清清楚楚。

她確實覺得挺對不起薛江沅的,畢竟他一直守在自己身邊,病也是他帶來的太醫診好的。

可她不想讓他再繼續下去。

小丫鬟搖了搖頭:

“女郎做什麼,都是有自己的緣由的。

黎莘癟了癟嘴,忽而有種大哭的衝動。

身子虛弱之時,人的心靈猶為脆弱尤其是身邊若有人關切著,那委屈就愈發的止不住。

想當初,為了救薛江沅,她幾乎去了半條命,還不是一個人好好的扛了過來。

這麼一想,她心裡的愧疚就多少淡了一些。

是了,她這般態度,也是為了兩個人都好,只盼他日後能明白。

黎莘抹去眼淚,望著小丫鬟收拾的那一托盤碎瓷片。

“替我拿賬本來。

傷風悲秋的不是她的性格,再是如何,日子還不是得往下過,比起情情愛愛的,功德條來的靠譜多了。

小丫鬟有些猶豫:

“女郎,你得好好歇著。”

黎莘安撫她:

“無妨,我躺著太久,筋骨都酥了。

小丫鬟無奈,端著托盤領命出去了。

黎莘抒了一口氣,用手揉了揉臉

等等!臉?!

她的面紗呢!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