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97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六十】

夜幕落下,薛江沅悠悠轉醒。

一燈如豆,將屋子裡籠上一片昏黃,黎莘斜倚在榻上,手中執一卷書冊。

他緩緩直起身子,如在夢中。

起身時窶窶宰率的聲響驚動了黎莘,她半抬了身子,一提裙擺,踏上繡鞋,向著他的方向走來。

見到薛江沅,她微愣:

“你醒了,頭還疼嗎?”

薛江沅垂著眸,不言不語的模樣,讓她著實看不透。

憶起方才他的表現,黎莘蹙了蹙眉,上前一些道:

“不若先飲些溫水,我

話未說完,斜裡伸出一隻手掌,拽著她小臂拉了過來。

她撲向床榻,腰肢被人使力--提,堪堪半坐在了他的身前。

這時,黎莘方才看清他的面龐。心~軟

他顫著唇,眼中交錯了複雜的情緒,恍然,迷茫,失而復得的狂喜,林林總總,晃了她的心神。

“你這小女子,”

薛江沅啞著聲,輕笑道,

“騙了我,就想跑了?”

黎莘--怔,下意識的要反駁他:

“誰騙一-一”

她忽而覺得不對,猛的止住了話音,雙眸漸漸瞠大:

“你,你想起來了?”

薛江沅不點頭也不搖頭,只定定的看著她。

黎莘分不清他是真是假,究竟是恢復了記憶,還是又像上回那樣來詐她。

“我許你黃金萬兩,你不早了?”

看出她的猶疑,薛江沅落下一-句重錘。

黎莘倒吸了一口涼氣,雙手推著他的胸膛,試圖拉開兩人的距離: “不要不要了

她哪還敢要!

薛江沅一壓她脊背,那弱弱的反抗立時被鎮了下去:

“不要黃金,也可。

他觸了觸她的面頰,指尖滑過她的唇瓣。

“我賠你一生,並-一個侯府。”

黎莘徹底說不出話來。

這這這,強買強賣不成?!

“我才不願!”

她恨不得撲_上去咬他兩口,

“我不欠你的!”

薛江沅從善如流道:

“自然,是我欠你,無以為報,只能以身相許。

黎莘:

臭不要臉。

她一巴掌拍在他額頭,卻不敢用力,像是輕輕撫過:

“胡言亂語,我瞧你是好全了,不許在我這賴著。”

孤男寡女,燈燭又昏暗,誰知曉一會兒薛江沅會生了甚旁的念頭。

薛江沅低低一笑。

他手掌按在她腰肢上,眉目染了旖旎情思:

“小仙姑,你怕了? ”。往常就听人這般喚她,如今自己喊了,倒是頗有意趣。

那小仙姑三個字壓的喑啞,從他口中出來偏偏纏綿的很,繞在舌尖--般,聽的黎莘耳根微熱。

“仙姑甚仙姑,莫同我裝傻,還不起開!”

她絕不承認自己被聲音小小的迷了下。

薛江沅瞇了瞇眼,將臉往她面前湊了一寸:

“你我之間,何須避嫌?”

黎莘:“!!!

這貨是點亮了賴皮技能嗎?!

黎莘往後退,被他的手一把托住後頸,動彈不得。

薛江沅的鼻尖滑過她的面頰,落在她頸側,口鼻呼出熱氣,噴灑在她的耳畔:

“你說你生的醜陋,可是又騙我一回?”

黎莘渾身僵直。

她幹幹的咽了唾沫,手心貼著他胸膛,熱的滾燙。

“我你不許亂來。”

她自己都覺得這話沒甚說服力,更別提這軟綿綿的聲線,撒嬌似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