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55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十八】

想著想著,黎莘就滿肚子委屈。

這委屈摻,上惱火,憋的她又堵又悶,亟需找個口子宣洩出來。

這口子自然是薛江沅。

黎莘抓了懷中的黃符,不管不顧的扔在他身上。

黃符不會對他有何傷害,畢竟不是用來驅鬼的,只是穿透了他的身子,晃晃悠悠的飄落在地上。

“你又發甚麼瘋?'

薛江沅擰眉道。

黎莘用力的拍了拍地面,拍的手掌生疼:

“混蛋,既是有防身的物件,為何不同我說個明白?如今我費盡心思,全做了無用功,你可滿意了?!”

一想起自己起早貪黑的日子和送出去的金葉子,黎莘肉痛的不行。

薛江沅聞言,心知自己又莫名的被怪罪了,忍不住咬牙道:

“荒唐!我身上哪來的防身之物,分明是你出了差錯,如今卻怪罪到我身,上!”

黎莘見他還嘴硬,一抹額上汗珠,瞪著他道:

“你還抵賴,我今日便讓你看看!”

說著,伸手就去摸他的胸膛,想著即使被彈~飛了,也要把那物取出來。

然而,預想中的疼痛并未如期而至。

她不僅沒有被彈飛,在薛江沅胸口找了半天,除了一層又一層的衣裳,什麼都沒有,更別提防身的東西了。

薛江沅冷眼看著。

“怎麼,怎麼可能?”

黎莘摸了半天,一無所獲,不由愣在了原地。

“可笑至極。'

薛江沅嗤道。

然而彼時,她連他的嘲諷都聽不見了,腦中多少有了猜測。

莫非,真的是她錯了,人不對?

鶯兒被彈^飛了出去,她卻可以,只一種可能。

她被騙了。

她要么不是處子,要么根本不是陰年出生的。

想通裡頭關節之後,黎莘徹底沒了法子。

事到如今又能怪誰,還不得怪她自己。

離子時不到一個時辰,她又如何能再尋個陰年的處子過來,而錯過了今日,她就得再等五年。

莫說她自己,薛江沅也等不起。

黎莘頹然下來。

現在她只能問問系統,自己先前做的那些能不能算一些功德,好歹為她補償一二。

總歸這會兒薛江沅也不願意了,她大不了不摻和這事,讓他自個兒遊蕩去。

不問不知,一問,系統又給了她一記五雷轟頂。°

這次的原因在她自身,牽扯到了無辜之人,是以若是不能完成,不僅功德條不會漲,還會直接清零。

她三年前到了這個世界,兢兢業業了三年,好不容易攢這麼點功德,一下子就全沒了。

日後,也未必出現第二個薛江沅,她想攢滿功德,只怕下半生都要蹉跎在驅鬼跳大神的日子了。

黎莘的面色白了又青,青了又紫。

薛江沅還惱她,自然就在一旁不做理會,想她還有甚可以狡辯的。

靜待了半晌,卻見呆坐的黎莘忽而站了起來。

她撣了撣衣擺.上的灰塵,定定的望向了棺中的'薛江沅'。

好了,為今之計,只有一個辦法。

總歸她在這裡沒有攻略人物,也不曾想過嫁人,只想攢完功德盡情玩耍,貞操於她而言,實在比接下來的自由和時間重要。

她就當和薛江沅上兩次床。

“早知你行事

薛江沅以為她要離開,開口就想譏她兩句。

然而下一秒,他不由自主的瞠大了雙眼:

“你要做甚?!”

因為黎莘翻進了棺中,還直接坐在了他身.上。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