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47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十】

考慮到姜受驚不久,這會)L見薛江沅不大合適,黎莘就將二人見面的日子延後了半月。

薛江沅無處可去,白日躲在玉指環裡,夜間就飄了出來,坐在黎莘的小院中。

這四四方方的小院,風景卻不差,抬頭就能望見一輪明月。

薛江沅時常看著月色怔怔出神。

黎莘也不管他,他那一瓦罐的金葉子份量十足,只當是交房費了。

她忙著為人驅邪,晚_上大半時間是不在的,就是在了,也只顧著專心製符,準備驅邪的材料。

偶爾抬頭瞧窗外,就能見著薛江沅挺著脊背,身影孤寂。

情之一字,最為傷人。

終於成為局外人,沒有攻略目標的黎莘假模假樣的為他傷懷了三秒。

等薛江沅和姜媳見面的時日近了,他不再形單影隻的坐著,而是來到黎莘身旁,目光幽深的望著她。

黎莘被他盯的直起雞皮疙瘩,忍不住放下了手裡的活計:

“有話直說,光看我做甚?”

她說著嘟囔--句,

“我又不是你那心上人。

薛江沅畢竟是少年王侯,又長年征戰沙場,即便如今成了一隻死鬼,那氣勢還是逼仄的緊。

“你當真無法了嗎?”

薛江沅問出了連日來積壓在心頭的話語,

“若你能助我死而復生,不說金銀錢財,權勢富貴,我也能為你求上一求。”

他敢這麼說,自然是因著他有這資本,當今天子與他本就沾親帶故,又因他驍勇善戰,膽識過人,對他十分信任愛惜。

黎莘摸了摸鼻子,想起自己還罩著面紗,只得放下了手:

“我本就不擅此道,驅鬼我在行,把鬼拉回去,我可從未試過。”

薛江沅蹙了蹙眉:

“那一回,你如何做到的。

黎莘翻了個白眼,沒好氣道:

“不過是將你強行壓回去,又渡了口氣罷了,結果你不也瞧見了。”

和他相處久了,她說話的口氣就隨意起來。

見薛江沅還要再說,黎莘揮手打斷了他,不耐道:

“成了,這活我接不了,若你實在放不下,見過二姑娘之後,自去尋他人助你。 ”

語罷,自顧自的埋頭記帳。

她的小金庫正待豐盈,當然比薛江沅來的重要。

死而復生,她不是不心動,這意味著她的進度條能在最短時間內前進一大步。

但沒法子確實是沒法子。

薛江沅被她甩了臉子,心中來氣,重重一揮袍袖,化為一-陣煙霧消散了。

黎莘樂的清淨。

相安無事過了幾日,很快便到了見面的日子。

黎莘提前理了東西,又託人上門同蔣氏說了要來探望姜,一來二去的,就到了晚間。

姜鍶沒了惡鬼的煩擾,精神氣恢復了許多。

頭回見她,還是容顏憔悴枯瘦的模樣,如今已緩和了,雙頰微豐,隱隱可見往日清麗顏色。

對黎莘這個救命,恩人,她感激不盡。

同她說話的工夫,懷中的玉指環一陣陣的發燙震顫,黎莘知曉這是薛江沅的催促,暗中啐他一口,面上還是笑意盈盈。

看著夜色深沉了,她就提出想和姜單獨談談。

蔣氏不疑有他,應了下來。

姜拉著她的手,將她帶進了自己的小院:

“小仙姑隨我來,我正想好好謝你。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