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58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二十一】(H)

黎莘同樣好不到哪兒去。

她光顧著趕時間,壓根沒想費心思為自己做點潤滑,這一~記下去,就像自己捅了自己一鐵棒,還是燒紅的那種。

“嘶一--

她疼的直嘬牙,雙腿都顫個不停。

真是好久都不曾體會過的,痛的這叫一個實實在在。

二人交合處流出一縷鮮血,黎莘眼尖的見著了,便忍著疼,掏了黃符,貼在他臍.上三寸。

那血如同活物,順著黃符的方向,逐漸淌入了他的肚臍。

薛江沅只覺-股暖流順著小腹蜿蜒全身,讓僵化的四肢柔軟了許多,甚至連身~下的疼痛都淡了。

當然,黎莘還是疼的不行。

她眼裡含著淚,齜牙咧嘴的撐起身子,堅強的上下起伏。

每推入一次,她就打個哆嗦,額際的汗很快密密的起了一層,順著烏鴉鴉的鬢角淌落。

逐漸適應的薛江沅看在眼裡,心中莫名有些難受。

他終究還是欠了她許多。

黎莘可不知他的想法,她從來都沒做過這麼遭罪的事兒,偏偏如今不能停下來。

身子疼,她就只能口.上逞強:

“混賬,傻蛋,不識好人心,狗咬呂洞賓!

咬呂洞賓的薛*侯爺犬:”

不能反駁,他就 得聽了。

黎莘覺著自己下身一定撕裂了,不然這血怎麼流個不停?

但是流的血多了,多少增加了一些潤滑,黎莘疼的麻木,感受不出絲毫的舒暢感,只讓薛江沅揀了便宜。

初始的痛感消弭無踪,他小腹緊繃,那物似是被軟嫩溫熱的肉壁包裹住了,像是泡在暖洋洋的水里,又燙,又暢快。

薛江沅不想承認,然而身體的反應太過誠實。

女子的身子,原是這般的嗎?

他微微有些迷惑,只覺得黎莘的面龐晃了他的眼,輕紗拂動,瞧不清她的容顏,卻要溺進那雙淚水氤氳的眼。

他條件反射的要伸手,去拭她的淚。

可惜還是不能動。

她嘴裡還在怨他,惱他,薛江沅奇異的生不了氣,整副心神都集中在她身上。

她身.上泛著淡淡的香,髮絲傾瀉如瀑,如同墨染的緞。

眉眼之間,盡是動人。

薛江沅一個恍神,暗道不好。

他怎的魔怔了?

因是有了不同的想法,再看黎莘時,就覺得心口燃著一團火,燒的身下灼燙,恨不能取而代之,壓著她胡作非為。

黎莘慢吞吞的動作,磨了她,也磨了薛江沅。

不過他到底是個雛,堅持的再長也頂不過天去,黎莘快速的起伏兩下,他腰間一鬆,立時洩了出來。

意猶未盡。

薛江沅腦中暈乎乎的一團,不知身在何處。

黎莘可受夠了,連忙揭開他身.上的黃符,待身下精元被吸進,就起了身,用帕子拭去殘留的血跡。

那花瓣紅腫不堪,腿一併就刺疼。

她穿好褻褲,本想直接離去,想想不能被人發現不對,就回身替他收拾了。

只那方帕子沾著穢物,黎莘嫌棄不想要,順手塞進了他懷裡。

扶著棺槨好不容易站穩了,她對著門外喚了一聲。

靜默許久,薛江沅的魂魄飄了進來。

黎莘察覺了他臉.上的異樣,以為是他還在生氣,懶的管他,只讓他闔,上棺蓋。

薛江沅這回沒有反駁,默默合上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