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54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十七】

黎莘見勢不妙,伸手就去攔他。

她能碰著薛江沅,而他惱怒歸惱怒,卻不會使全力去推她,畢竟在他觀念中,是不得欺侮弱質女流的。

兩人一-時僵持住了。

另一邊,鶯兒已經摸索到了薛江沅的腰帶。

她面色微熱,強撐著解了開來,伸手就想去撫他的胸膛。

孰料她的指尖才觸及他的衣襟,--股巨力便從他身,上傳來,鶯兒不設防備,整個人便凌空彈飛了出去。

“咚"的一聲悶響,她狠狠砸在地上,腦門一陣劇痛,天旋地轉之間,她很快就人事不省了。

黎莘和薛江沅同時被這聲響吸引了。

他們同時收了手,黎莘趕忙大步,上前,將地上的鶯兒攙扶起來。

薛江沅臉怔然,不知發生了何事。

鶯兒還有鼻息,額上青腫了一個大包,好在沒流血,只是暫時摔暈了過去。

確認她無事,黎莘才鬆了口氣。

若是為了薛江沅賠.上一條人命,她的良心可過意不去。

她放下鶯兒,對薛江沅怒目以視:

“便是不願,你也不必下這般的重手!堂堂安平侯,竟是個罔顧人命的,你那所謂仁義,都吃進狗肚子裡了? !”

她劈頭蓋臉一頓罵,不給薛江沅還嘴的機會。

薛江沅來了氣,怒極反笑道:

“你看清楚了,我方才光和你對著,哪來的餘力摔她?!我便是不願,也做不出對女子動手的事來! ”

真真是飛來橫禍,他沒做的事,憑什麼按在他身.上?

黎莘聽罷,正想還嘴,不防懷中的鶯兒呻吟了一聲,幽幽轉醒。

薛江沅冷哼一聲,背過身去。

黎莘忙解了她的五感,低聲問道:

“你如何了?身子可有大礙?”

鶯兒暈暈乎乎的,眼上又蒙著布,不知是白天黑夜。

然而聽得黎莘話語,她仍是勉強回了:

“無,無事的,想是我伺候不好,惹了公子著惱了。”

其實鶯兒也心有餘悸,這公子分明是病弱之人,怎的力道這般大。

黎莘忙安慰她。

待鶯兒緩了一些,黎莘就問她方才是怎麼回事。

鶯兒老老實實的說了。

聽她講述了整個過程,黎莘就覺出了不對勁的地方。

碰著胸口,就被打飛了?

薛江沅那會兒還和自己大眼瞪小眼,的確是沒有餘力去傷她的。

那麼一一

黎莘腦中一-凜,頓時有了不詳的預感。

她扶著鶯兒起來,握住她雙手,試探的再去碰“薛江沅”的胸膛。

瞬間,一股力道沿著鶯)兒的手臂傳來,震的黎莘虎口發麻。

若不是她扶著,只怕鶯兒又要飛一次。

她頓時叫苦不迭。

坑爹的薛江沅,不會被那所謂的明慧大師放了甚防身的東西罷?

她辛辛苦苦準備了這麼久,耗盡心神,莫非都要竹籃打水一場空?

黎莘整個人都不好了。

她恍恍惚惚的把鶯兒帶了出去,尋了家醫館為她醫治,自己則是無頭蒼蠅似的亂轉了許久,才踏著夜色回了郡王府。

薛江沅未走,靜坐在軟榻上,望著棺中的自己。

看到黎莘回來,他冷笑道:

“怎麼,如今還覺著是我?”

黎莘沒理會他,失魂落魄的走到了棺前,一屁股跌在地上。

她的金葉她的功德條全完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