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63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二十六】

其實這玉佩,原是薛江沅三年前在破廟里送給姜媳的。

後來退親時被送了回來,入殮時又放在了他身旁。

他費了好大勁才取過來。

給黎莘玉佩,倒不是旁的緣故,他答應過她要許她錢財,這玉佩他素來珍惜,全當是個見證了。

當然,他心中還有另外打算。

若是死而復生之後,能得她願意娶她為妻,最好不過。

平白污了她的身子,於薛江沅來說,實在過不去那個坎,沉沉的如墜千斤重石。

二人雖談不上有情,但若她肯嫁,他自當讓她衣食無憂,相敬如賓的。

黎莘不知薛江沅心裡的小九九,自打知曉兩人之間的羈絆,她心虛的緊,總覺著自己的確是欠了他的。

往常她能理直氣壯的向他要東西,現在卻不行。

她想了想,將玉佩推了回去:

“我收了你的金葉子就足夠了,這玉佩不必給我。”

薛江沅蹙眉,並不贊同她的說法:

“我既答應過你,言出必行,你拿著就是了。

黎莘直搖頭:

“當真不用,屆時你醒了,咱們便互不相欠了。”

她就該溜之大吉了。

不知為何,見她這副急於同自己撇清關係的模樣,薛江沅心裡不大舒服。

他生了悶氣,轉身道:

“你不要就扔了。”

說罷,自顧自的回了玉指環。

徒餘黎莘一人,呆呆的看了看玉指環,又看了看桌上的玉佩,頭疼不已。

這大爺真難伺候!

抱怨歸抱怨,她還是妥帖的收了玉佩。

她不敢直接戴出去,就解下了玉佩放在貼身的荷包裡,另把鈴鐺墜在腰間,一走動,裡頭就叮叮噹當的響的清脆。

比起玉佩,黎莘更喜愛這鈴鐺,不僅不擾人,還格外好聽。

一-夜無話。

隔日的晚上,黎莘搜羅了一大堆黃紙,用筆沾著硃砂畫符。

過了一天,薛江沅的氣兒也消了,他呆在玉指環裡無事,就飄了出來,看黎莘畫符。

這些紙符在他看來,就是亂糟糟的一團墨跡,也不知哪來的用處。

黎莘畫的花了眼,就從旁抽了一張空白的宣紙,在上頭描Q版人像。

這是解壓的好辦法。

她畫的開心,一旁的薛江沅瞧的有趣,忍不住來到了他身邊,指著畫.上那人圓滾滾的包子臉道:

“這是誰?”

黎莘噗嗤一笑:

“你啊。

她在這沒多少認識的人,方才薛江沅又恰好坐她對面,順手就給他描了。

薛江沅不可置信:

“我何時這般癡肥?”

他仔細觀察了畫,上的人物,拳頭大小一一個,手短腳短,唯獨頭顱分外龐大。

要知曉,他雖不以容顏自傲,卻也時時聽人誇讚。

舉觴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樹臨風前。

與那小人何曾相似?

黎莘本意是玩笑,不想他竟當了真,她哼了一聲,不滿道:

“我不擅丹青,畫成這般已是不易,你還嫌我?”

薛江沅就不好再說了。

但等她興致勃勃的要再往下畫,他著實忍不了,一把攥住她的手。

黎莘嚇了一跳:

“做甚唬人?”

薛江沅眉間擰成川字,深吸了一口氣道:

“我教你畫。”

碰不了筆,抓她的手卻是可行的。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