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60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二十三】

黎莘好好的歇了幾日,總算恢復了過來。

她閒不住,捉了隻野鬼壓著,又天天跑外頭買東西。

薛江沅白日雖出不來,躲在玉指環裡,也能看見她來回奔波,對她那時的怒意,就多少了解了。

這般費力,難怪她不肯輕言放棄。

只是即便如此,又何苦賠上清白之身?

薛江沅仍是想不通這點。

等鶯兒傷好了,黎莘就拉著她去找那老鴇子算賬,她不依不饒,夜裡還要偷偷招了鬼來鬧,把個老鴇子嚇的屁滾尿流。

最後退'了金葉子,收了黎莘十兩銀子,算是鶯兒的身價。

她的確:是處子,卻不是陰年生的,且才剛滿了十四歲。

一-想到自己險些把這麼個小姑娘糟蹋了,黎莘心有餘悸。

她放了鶯兒,把賣身契和金葉子也給了她。

鶯兒感激不盡。

因做了好事,功德條給力的往前進了一些,看得黎莘心里美滋滋的,買了許多好吃的不說,還來了興致,說要去城外垂釣。

薛江沅無話可說。

一一個人枯坐著無聊,黎莘就到了夜晚才出門,捎上了薛江沅,讓他和自己說話。

堂堂安平侯,如今淪為陪聊,他心中酸澀可想而知。

更別提黎莘坐^下來,手裡抱著只燒雞啃,他光瞧著又吃不著,腦中不覺回憶起這些人間煙火味。

黎莘見他目光發直,以為他是餓了,便擦了手,掏出一-根香燭點燃,熱情的招呼他:

“吃罷吃罷。

薛江沅

黎莘當他是不好意思,一拍他肩膀道:

“跟我客氣什麼?”

薛江沅聽的腦仁生疼。

他一點都不想吃好不好!

兩個人你來我往的說了半晌,夜色眼看著深了,黎莘的魚竿卻毫無動靜。

這是她自個兒做的,下午興致勃勃的買了堆細竹竿回來,吊了棉繩,捆了鉤子,簡陋的讓薛江沅都不忍直視。

偏她還振振有詞,說這是山野意趣。

現下魚竿一絲動靜也無,薛江沅就自作主張的飄了下去,一-探究竟。

等他回來時,面色怪異,想笑又不好意思笑,憋的嘴角直抽抽。

“怎的了?”

黎莘疑惑的問他。

薛江沅咳了一聲,嚥下喉中笑意,正經道:

“你那鉤子和魚餌,早不見踪影了。”

也就是說,黎莘現在的魚竿下只孤零零的牽著一條棉繩,旁的甚都沒有。

黎莘忍不住癟了嘴。

但她不想叫薛江沅嘲笑她,嘴硬道:

“你個俗人,我這叫願者上鉤。”

他俗,這視財如命的小女子便不俗了?

薛江沅想的好笑,卻並未出口反駁。

既是鉤子沒了,黎莘就懶得再裝模作樣的垂釣,索性抓著蜜餞和薛江沅說起話來。

他年少出征,戰場上的經歷自不必說,黎莘就纏著他讓他說說故事,總歸閒著也是閒著。

大約是難得有一日愜意,薛江沅並未推拒太久,順著她的意與她講了。

他說的平平淡淡,但字裡行間,在黎莘眼前描繪的,卻是一-副金戈鐵馬的畫面。

她聽的入迷,時不時還冒出幾個問題,諸如營帳中可會鬧鬼,或有無邪物作祟。

薛江沅耐心的一一答了。

不知不覺的,黎莘手裡的蜜餞也吃完了,撐的她肚兒滾圓。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