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53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十六】

掏出兩張黃符貼在自己和鶯)L的額上,黎莘心中惴惴不安。

雖說是按照系統流程畫成的隱身符,她畢竟是個冒牌貨,誰知曉這玩意兒能不能管用。

但天色漸晚,耽誤不得。

黎莘深吸一口氣,見郡王府的角門]開了,出來兩個婆子,就趕緊上前,拉著鶯兒從那縫隙裡擠了進去。

兩個看r門]的果真沒見著她們,只顧著同兩個婆子說話。

安全的過了一關,黎莘心裡的石頭落了地。

額上的黃符被風吹的起起伏伏,時不時的遮住她視線,讓她鬱卒不已。

她覺著,現在的自己像極了那些湘西趕屍人手下的殭屍

薛江沅從玉指環裡出來,漂浮在黎莘和鶯兒身側,見她們這滑稽模樣,不由嗤笑-一聲。

黎莘用力剜他。

若不是因為他,自己何苦遭這罪!

兩人一鬼暢通無阻的來了這院子,出乎意料的是,之前在兩旁廂房誦經的僧人不見了踪影,院子門口也無人看守。

黑漆漆的夜,除了他們再無活物,只有屋中那碩大的棺槨,並白燭的淒淒火光。

黎莘忍不住搓了搓手臂。

她封住了鶯兒的五感,來之前已說了,她有一遠房的表兄,之前叫人打斷了雙腿,年紀輕輕便癱瘓在床,身子也日益虛弱。

家中長輩憐惜他,總得在他死前為他留下一兒半女。

可他未經人事,這才讓黎莘尋個清倌兒為他破身。

雖這說辭漏洞百出,鶯兒還是信了。

她同樣是處子之身,但先前在姑娘們身邊伺候,耳濡目染之下,對房中事略知一二。

黎莘,又給她打預防針,她那表兄已說不出話來,身子不能動,需要鶯兒主導才是。

鶯兒略有羞意,但終究還是應承了。

黎莘帶著她到了棺前,對薛江沅使了個眼色。

薛江沅其實並不想這麼不明不白的,可頭先姜鍶傷透了他的心,自暴自棄之下,也就隨黎莘去了。

他攥了攥手,聽黎莘不停的催促他,忍了半晌,還是拂開了棺蓋。o9°”

只不過棺蓋一開,他就背過了身去,像是不願親眼目睹自己被糟蹋的過程。

黎莘暗暗啐他。

裝什麼矜貴,人清清白白的身子,要委屈和個屍首辦事,不嫌棄他就不錯了。

扶著鶯兒踏入棺中,黎莘用指尖蘸了一點硃砂,點在了'薛江沅'的額心。

另在他的雙肩,額頭各貼一張黃符。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黎莘是不想瞧他們辦事的,可她必須在關鍵時刻為'薛江沅抹硃砂,不看也得看。

算了,就當觀摩小電影了。

一旁的鬼魂薛江沅已預備出門,見黎莘還杵著不動,忍不住開口道:

“你站著做甚?”

黎莘白他:

“你當有那麼容易,我不瞧著,誰為你拘魂?”

薛江沅登時惱了:

“你,你還要看不成?!”

一想到她會看到整個場景,薛江沅的情緒就翻湧難平。

這也太,太

黎莘沒好氣的諷他:

“你當我願意瞧?我還怕生了針眼呢!”

薛江沅聞言又臊又怒,當下就要把鶯兒扔出來:

“孤魂野鬼便孤魂野鬼,這條命,我不稀罕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