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49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十二】

薛江沅如今哪來的心思回答她。

他痛不欲生,只覺得意識困難,眼前的景象--陣陣的晃動。

她緊蹙著眉的面容,逐漸散去,模糊成一片灰濛蒙的雲彩。

他記得那一日,萬箭穿心,他仰躺在地上,眼中被血色蔓延,只留下了天際的連綿陰雲。

“我虧大發了!”

徹底昏迷之前,他只聽得耳邊的一句抱怨。

生亦何歡,死亦何懼,生生死死,不過是一個輪迴罷了。

薛江沅如是想到。

這一眠太沉太久,他本以為自己再不會醒來,徘徊於夢境之中,看著自己由垂髫小兒至弱冠之年。

由牙牙學語,至沙場征戰。

往事如走馬觀花,一-遍遍的在他腦海中浮現。

所有人都以為姜鍶是高攀了他,實則他明白,他對她是一見傾心。

少年慕艾,本就理所當然,當年他曾從賊寇手中救她一命,因此雙目受傷,不得視物的那段時間,她便在身側照顧他。

日久天長,兩人暗生情愫。

傷好的那一天,援兵恰好趕來,他睜開雙眼,第一次瞧見她的真容。

從此便將她放在了心上。

是以當天子提及,他一力應下,只說不能壞了她的清譽,明媒正娶她為妻。

他想,她應當也是歡喜的罷?

後來他瀕死,只含了一口氣強撐著,得知她不願過門,不是不傷心難過,可到底是不想她受了委屈。

臨終之際,讓父王應下退親,是他最後能為她做的。

今生無緣,只盼來生再續。

恍恍惚惚的想了許多,薛江沅睡了一日又一日,但他不曾想到,自己竟能醒轉過來。

而且不是輪迴轉世。

“你欠我黃金萬兩。”

甫一睜開雙眼,薛江沅就對上了黎莘惡狠狠的視線。

她遮著面,一雙眸子瞪的滾圓,卻難掩疲憊之色。

薛江沅怔怔望瞭望自己。

還是一副半透明的身子,但比之前凝實了許多。

“本我為何?”

黎莘毫無形象的打了個哈欠,面紗被吹的忽起忽落:

“地府不收你,我就替你問了鬼差,你陽壽未盡,自可複活。 ”

薛江沅聞言,立時欣喜若狂。

他本當自己該徹底歇了心思,如今聽:了黎莘這樣說,心頭的熱火便重燃了起來。

黎莘白他一眼:

“你別高興的太早,之前入鬼門關,你險些魂飛魄散,我如今幫你穩住了,想死而復生卻還沒那麼容易。 ”

她一手撐著下頜,有氣無力道。

不容易不是不可能,薛江沅聽得她話中玄機,當即放下身段,對著她微微一揖:

“但求姑娘助我,事成之後,任憑姑娘差遣。”

不得不說,薛江沅還是能屈能伸的,這話說出來,比那副目中無人樣子的舒服多了。

“談不上差遣,”

黎莘擺擺手,眼中攜了幾分笑意,

“我這人比較實際,只喜歡摸得著的。”

言下之意,她要錢,真金白銀。

薛江沅還是頭一回見到要錢要的如此理直氣壯的女子。

雖有幾分嫌棄,他面上絲毫不顯,而是認真的應了下來。

他的命,自然比錢財來的重要。

有了薛江沅的承諾,黎莘十分滿意,她記起地府那小判官同自己說的話,當下就取出紙筆寫了下來。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