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264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二十七】

黎莘剛想說不用,她不過是畫著玩的,一轉頭,就被他瞪了回來。

她悻悻的閉了嘴。

薛江沅讓她抽了一張新的紙鋪了,伸手覆著她掌心,恰好將她的手完完全全裹住了。

他手心冰涼,身子冰涼,在夏日倒是舒適,黎莘偷偷瞥他一眼,看他神情專注,就小心的往他身上靠了靠。

涼快!

她笑瞇了眼。

她的小動作薛江沅又如何不知,只不過故作未曾察覺罷了。

他虛虛的摟著她,她身.上的溫熱就自胸口蔓延開來,連帶著她發間的清香,馥郁沁人。

薛江沅低了頭,眼前是一對晃動的耳墜,水滴型的翡翠,稱的她耳垂玉白,嫩生生的透著光。

他眨眨眼,記在心裡。

修長手掌捉著纖纖素手,沾了筆墨在紙上細細描繪。

黎莘其實是會的,因此配合的格外順暢,他勾勒出潑墨山水,裊裊雲煙,又在右下角畫了一樹梨花。

她側眼望去,他離的極近,額際飽滿,眉宇豐隆,鴉青鬢角若刀裁,繪出一張英朗清俊的面龐。

長睫微顫,全神貫注。

黎莘這兒只有墨與硃砂,薛江沅就換了筆,將梨花點成了殷紅色澤。

不得不承認,他畫的十分好看。

“侯爺文武雙全,民女佩服。 ”

薛江沅收了手,黎莘就笑著揶揄他,

“蒙侯爺賞畫,這便不客氣了。”

鬆開她時,那抹溫軟滑膩的觸感還殘存在他掌心。

他將手背在身後,輕攥了攥。

黎莘吹了吹紙.上墨跡,打算到時候裱起來,等到風頭過去,安平侯的親筆說不得能賣個好價錢。

等等,若要賣的話

黎莘的眼珠子骨碌碌轉了一圈,發覺畫上少了些東西。

她輕咳一聲,將畫又放下:

“侯爺,你該留個名才是。

黎莘指了指畫的角落,低聲提醒道。

不留個名字,誰知道是他的親筆。

薛江沅並未覺著不對,便拉了她的手,在角落寫下一行字:

崇琬琰於懷抱之內,吐琳瑯於毛墨之端。

黎莘不解:

“何意?”

她看得懂這句話的意思,卻不知薛江沅為何寫在這兒。

薛江沅輕笑--聲:

“父王尋古籍為我取的字,便在這其中了。”

他也時常銘記於心,不敢輕慢學識。

黎莘頗為無奈,她其實更想讓他簡單粗暴的寫個名字,但看樣子,他已經十分滿意了。

無法,她只得將畫收了起來。

薛江沅看著她的動作,不知想到了什麼,神情有些恍惚。

等黎莘回頭時,他方才恢復了正常。

“時辰不早了。”

薛江沅看了看天色。

他本意是讓黎莘去歇息,不想黎莘誤會了,對他擺擺手道:

“那你回去罷,我這還需一會兒。”

說完,就又提了筆。

薛江沅張了張嘴,勸慰的話還未出口,就被他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半晌,他才低聲道:

“你,莫要呆的太晚。

話音一落,他的身形就漸漸消散了。

黎莘覺得他哪裡怪怪的,硬要說又說不,上來,糾結了半晌,還是選擇放棄,自顧自的畫上符。

算算時間,七月七也剩不了幾日,她又得來一場'無情的啪啪啪。

頭疼。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