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338章
人魚島【十五】

黎莘沉默著沒有說話。

她知道現在反抗不是什麼好主意,只會激發他的兇性。

“如果你不想死的話,今晚來我的房間,就在貨艙拐角的第間,聽明白了嗎,婊子?!”

黎莘攥緊了雙手,緩緩點頭。

那人這才放開她,臨走前,他用手狠狠掐了一把她的胸口。

黎莘看見了他的手,粗糙的中指上戴了-一枚銀製的戒指。

等他走後,黎莘才抽著冷氣,摸了摸胸口的青紫。

她今晚會去嗎?

當然。

不僅要去,她還要殺了這該死的畜牲,他和約瑟就是一丘之貉,不配活著!

她眼裡燃起熊熊火焰。

餐廳裡有專門用來開罐頭的刀,黎莘偷著藏了一把。

她把刀綁在腿上,又拿了一瓶污濁的髒水,雖然比不上辣椒水,同樣有著刺激性的臭味。

她一定要把他捅成篩子。

連日來的忍耐,沉默,加上精神上的刺激,終於在今晚爆發了。

她現在不想管活不活,她的腦中只有那晚約瑟粗暴的行為,謾罵的話語,這些都讓她無法平靜。

做好準備,黎莘靜靜的等待夜深。

等到船_上安靜了下來,她就披上了外衣,拿起瓶子,小心翼翼的走出了自己的房間。

貝利還在打瞌睡,根本沒注意到她。

黎莘下意識的望了一眼貨艙門,腦中浮現起人魚深藍色的眼眸。

她晃了晃腦袋,低下頭,快步離開。

拐過彎,就是那人所說的房間,黎莘屏住呼吸,輕輕的敲了敲門]。

無人應答。

她耐著性子又瞧了一遍。

還是沒有人。

就在黎莘打算敲第三次的時候,虛掩著的房門開了一條小小的縫隙,露出裡頭昏暗的光線。

黎莘皺著眉推開。

房間裡亂糟糟的像是垃圾場,地上凌亂的散著酒瓶和灰塵,床單已經臟的失去了原來的顏色。

裡頭充斥著一-股異味。

黎莘掩了掩鼻子,並沒有看到任何人影。

這個點了,不該還有人在外面的。

她滿是疑惑。

不過既然他不在,她也不會傻傻的等下去。

黎莘緊了緊衣服,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間。

臨進門時,她忽而想到了什麼。

視線不由自主的轉向貨艙的大門。

貝利垂著腦袋坐在椅子上,像是睡著了,又像是昏迷。

黎莘拍了拍他的肩膀。他”

沒有反應,卻仍有呼吸。

她抿了抿唇,繞到他身後,輕推了推貨艙的門。

果不其然,沒有鎖上。

她側身進了貨艙。

水箱一如既往的立在原地,人魚漂浮在水中,像是睡的沉了。

黎莘走了幾步,腳上就踢到了一個異物。

她拾起來,發現那是一個圓滾滾的酒瓶。

心中的猜測在此刻無限放大,她的目光變得格外複雜。

人魚就在這時睜開了雙眼。

瀲灩著水波的蔚藍眼眸,如海藻般蔓延開的金色長發。

她的舌尖微動,彷彿含著什麼東西。

黎莘靠近了-一些。

人魚的雙手攀住了水箱,她的手腕被鐐銬鎖住了,發出叮叮噹當的碰撞聲。

她浮出水面,睜著眼睛望向她。

旋即,她張了張嘴,吐出一枚堅硬的金屬物體,夾雜著水珠,蹭著她的臉頰落在地上。

黎莘愣愣的轉頭去看。

那是一枚十分熟悉的戒指,銀製的,曾戴在某個人的中指上。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