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328章
人魚島【五】

她下意識的望瞭望貨艙。

貝利正在鎖門,那就是說,他們剛剛打開了貨艙,這位夫人是從貨艙裡出來的?

黎莘已經隱隱的有了猜測。

但是她根本不想多管閒事,於是只是往邊.上讓了讓,自顧自的走回了房間。

鎖上門後,她才安心了一些。

人魚是在獵食嗎?

她不敢想。

也許這-一-整條船的人,都是她的食物。

黎莘用毯子裹住了自己,渾身發寒。

這一次的航行實在太久了。

黎莘在窗口刻一劃,代表-條,而她已經刻了密密麻麻的一-道又一道。

兩個半月了。

沒有靠岸,沒有補給,雖然目前的食物和淡水還充裕,但誰也不知道還要走多久。

那些水手們的慾望或許快壓制不住了,起碼在打掃時,黎莘碰到了好幾次暗示性的騷擾。

捏她的大腿和臀部,或者是用手肘蹭她的胸口,防不勝防。

所以後來,老水手不再讓她去打掃廚房,她晚上只能縮在房間裡,每天等著他把吃的帶過來。

最近這段時間,她沒有聽見人魚的動靜,同時長久伴隨著她的噩夢也終於沒有出現。

黎莘想著,也許是她放棄了自己這個獵物吧。

qo"沒有廚房的活,她就成為了送餐的人,當然是白天才會行動。

她時常遇見那位夫人,她看上去精神狀態並不好,眉宇間總是籠罩著一層憂愁。

偶爾,黎莘能聽見她和帶她來的那位先生的吵架聲,言談間提及那條人魚。

可是很快,又會傳來他們歡愛的聲音。

每每此刻,她都會識相的把吃的放在門口,小心翼翼的離開。

這一天晚上,黎莘照舊等著老水手給她送飯。

不過向來準時的老水手遲遲沒有來,又累又餓的她就躺在床上,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夜半,她恍惚聽見了開鎖的聲音。

但是她實在是太困了,眼瞼沉重,壓根撐不開。

濃郁的酒臭味伴隨著涼風,竄入她的鼻尖。

她打了一個激靈,下意識的要起身。

可在這瞬間,她的腳踝被人抓住了。

男人的力道很大,掌心粗糙,近乎暴力的將她拖了下來,翻身壓在她身上。

他體格健壯,像頭蠻橫的黑熊。

黎莘拼命的掙扎撕咬著,他用手摀住了她的嘴,汗酸味,酒味,還有些肉乾的臭味。

她幾欲作嘔。

男人壓著她,開始撕扯她的裙子。

透過淡淡的,幾乎幽暗的光線,她看清了他的臉,絡腮鬍,凶神惡煞。

是約瑟,船.上的水手,也是當初用手捏她的人。

絕望和悲哀從她心頭蔓延開。

她蹬著腿,可是過於纖瘦的身體根本無法對他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黎莘用牙齒狠狠咬住了他的手,一直到嚐到^了血腥的澀味。

約瑟吃痛,反手甩了她一個巴掌。

這一巴掌打的她偏了頭,大腦嗡嗡作響,舌尖發麻。

她一時被打懵了。

見她終於安靜下來,約瑟罵罵咧咧了兩句“不識相的臭婊子”,開始解自己的褲腰帶。

黎莘的房門開了一條縫,她側著頭,看見了貨艙前的貝利。

他也注意到了這裡,只是並沒有要幫助的打算,而是逃避似的偏了頭。

她的淚水順著眼角滑落。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