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313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七十七】

薛江沅撫了撫自己的佩劍:

“本侯能讓你痛快的死。”

那人一愣,既而啞聲笑道:

“若我不說呢?”

薛江沅望著他,神色平靜道:

“那便放了你。”

此話一出,周圍的侍衛們都不由變了表情,看著薛江沅的眼神驚疑不定。

然而那人卻漸漸失了言語。

他明白薛江沅的意思,說了,一刀給個痛快,不說,將他放出去,自然會有人來找他。

至於是誰,不言而喻。

薛江沅的威脅聽起來古怪的很,唯獨他清楚,那位大人,究竟是個怎樣多疑又殘忍的性子。

他不由打了個寒戰。

“如何抉擇,想必你心中自有計較。”

痛痛快快的死,還是受盡折磨的生不如死。

那人斂了眉目,沉默不語。

一一一一

回到郡王府,夜色已深。

黎莘早早的躺上了床榻,只是睡意不深,便窩在被褥裡,閉著眼,鼻息淺淺。

因大腦還清醒,門外那“吱呀”一聲響,她聽的清清楚楚。

她不由蹙了蹙眉。

這麼晚了,哪來的人?

第一個念頭是賊人,但是反應過來這是郡王府,郡王妃又格外重視她,在繡樓外安排人守著。

既是怕驚擾了她,也是為了保全她。

那就只有

黑暗中,那人行至床畔,伸手去撫她的鬢髮。

黎莘一把握住他的手:

“深更半夜的,你做賊呢?”

窗外映入一線月輝,朦朧的照亮了他的輪廓。

薛江沅輕聲道:

“我吵著你了?”

黎莘搖了搖頭:

“本也沒睡。”

說著,半起了身子,替他解下身上沾了寒意的大氅。

薛江沅愣了愣,阻了她的動作:

“我不能在這兒歇一一”

黎莘剜他一眼:

“這般冷的天,你要幹坐著同我說話不成?”

薛江沅放下了手,不再多言。

他的確是身心疲憊,冷的卻不是身子,而是從心裡透出來的。

身著中衣進了暖融融的被窩,鼻間還縈繞著她身,上馨香,讓人一下子便安定了下來。

黎莘摸了摸他冰涼的手,湊過去蹭進他懷裡:

“冷死了,上京的冬月當真讓人不想出門]。”

薛江沅攬住她,低聲道:

“祿洲倒是暖一些。”

黎莘嘟囔一-句:

“也好不到哪兒去。”

她早就發覺了薛江沅的不對勁,只是沒有開口問明,有些事便是這樣,與其追根究底,不如先開解一番。

她就和他說起祿洲的日子,那些生活瑣事,薛江沅聽的認真。

一直說到她口乾舌燥,他身上也終於捂熱了。

黎莘嗅到了胰子的味道,知曉他是沐浴後才過來的,從一開始那冰塊似的手來看,說不定還是冷水浴。

“我今日見了一個人。,

薛江沅將下頜抵在她發旋上,

“他告訴我一些事,讓我至今不能釋懷。”

說這話時,他嗓音極低極沉,透著一絲頹靡。

黎莘抬眸望他:

“你要同我說嗎?”

薛江沅頓了頓,苦澀一笑:

“沒甚好瞞著的。”

“你還記得,當初我說如何遇.上姜鍶的嗎?”

黎莘頜首。

薛江沅緊了緊她的身子,恍恍惚惚道:.

那是圈套。”

黎莘一怔,下意識道:0

“圈套?!”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