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316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八十】(H)

某亙:標題表決心,我要在我頭.上刻一個奮鬥,但是肉好難寫嗷嗷嗷嗷。

然而不等他看清,她身,上就多了一層披帛,將春色盡掩,讓薛江沅不覺惋惜。

黎莘拿起一旁的衾衣,回眸淺笑道:

“侯爺,明雀要回了。”

明雀便是那小丫鬟的名兒,薛江沅未來時,她去替黎莘提熱水。

薛江沅福至心靈,忙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黎莘忍俊不禁。

待他重回小樓,黎莘已換了衾衣,正端坐在妝台之前,一手拿著木梳,細細的梳著發。

滿頭青絲傾瀉而下,發稍沾了些水汽,在她衾衣上浸出了淡淡的暈痕。

聽到了薛江沅的腳步聲,她並未言語,只略略抬了頭,從鏡中望著他。

這水銀鏡,還是郡王妃特意命人送來的,再清楚不過。

黎莘放下梳子,指尖穿梭發間。

薛江沅走.上前,伸手將那青絲接過來,任由其披散在脊背中央,輕拂腰間。

那衾衣系的鬆垮,當中一抹白嫩肌膚若隱若現,她脖頸修長,兩抹鎖骨精巧有致,透著淡淡的粉。

黎莘的身子微微後仰,枕在他肩畔,一隻素手輕點他面龐,圓潤指甲劃過他耳際,似有若無:

“侯爺,你在軍中,可有佳人相伴?”

她面上露出揶揄神色。

薛江沅立時聽出她話中含義,捉著她掌心吻了吻,眸色漸深:

“佳人不曾有,卻有--群子莽漢,天天與我說葷話。”

黎莘側過頭,狀似漫不經心的揉按著他的唇珠:

“甚葷話?我倒想听聽。

薛江沅_上唇微麻,聞言就貼上了她脊背,將這嬌軟身子籠在懷裡。

“聽了,怕是污了你耳朵。'

一邊說著,一邊卻不安分的握住那細裊腰肢,衾衣單薄,手中就觸到柔軟嫩滑的肌膚。

黎莘將手指沿著他唇滑下,在咽喉那凸起處點了點:

“說了便是。”

薛江沅喉結滾動,忽而反身,將她壓在妝台之.上。

黎莘用手撐住身子,抬頭對,上水銀鏡,眉眼之間,媚態橫生。

她故意的。

薛江沅的手攀.上繫帶,輕輕鬆鬆的扯下了那綁的不甚結實的結。

衣襟大敞,但見兩團乳兒顫顫巍巍,乳尖微翹,像是初生的春筍,頂端攜著一點蓓蕾。

薛江沅的呼吸落在她耳畔,嗓音喑啞:

“我如只想污了你的身子。”

音落,一雙手掌就握住了惹眼的兩團乳肉,乳尖從指縫裡探出來,漸漸凸立。

胸口傳來他掌心的溫度,黎莘闔,上雙眼,只覺那陣麻癢一直淌到了小腹,又鑽向胸口充血的兩點。

她臀_上抵著他,那昂揚正在甦醒的當口。

這衾衣之下,她不著一-縷。

薛江沅的手便輕鬆的尋覓到了微分的兩條腿兒,腿心緊合著--道細縫,鋪著了細細芳草。

銷魂蝕骨之地。

黎莘索性半趴在妝台,上,扭著臀去蹭他,邊蹭邊笑道:

“這般好還是這般好?”

說著,還輕撞他一記。

薛江沅忍不住,就在她臀.上不輕不重的打了一下,:

“一會)便讓你說不出話來。”

黎莘不以為意,兀自笑的開心。

略帶薄繭的手指在細縫.上滑動,撥開貝肉,裡頭藏匿著一-粒珠蕊,正是她敏感所在。

他在珠蕊,上用力按了按。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