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325章
人魚島【二】

在船上適應了幾天,黎莘慶幸自己並未露出馬腳。

那名老水手是船。上的廚師,和她貌似有些親戚關係,具體的黎莘不清楚,只是老水手喝醉時,會提起她的父母。

也正是因為有他,原身才不至於被那些水手生吞活剝了。

當然了,現在的航行時間並不長,他們還沒飢渴到要靠著原身來解決生理需求。

畢竟她又“乾癟”又“骯髒”,看起來像是“滾了爐灰的老鼠”。

以上評價,均出自水手們之口。

黎莘泰然處之,再難聽的話又不是沒聽過,長的好長的壞無所謂,這個世界沒攻略人物不是嗎?

猥瑣的活下去,等著噩夢世界結束,是黎莘的目標。

但是既然是噩夢世界,又怎麼會如此簡單呢?

就在一次靠岸後,水手們往穿.上運了許多貨物。

船_上同時來了好幾人,其中一對不知是夫妻還是情人,行為舉止十分親密。

黎莘不由多看了兩眼。

那位夫人有著十分動人的容貌,棕色的鬈髮,雪白的肌膚,豐腴有致的身體,典型的歐洲美人。

他們帶來了一一個碩大無比的箱子。

原來黎莘是睡在貨艙裡的,因為這個箱子的到來,她被趕到了廚房。

後來嘴硬心軟的老水手說服了船長,讓她暫時住進了貨艙旁的小房間,也算是因禍得福。

可她睡的不安心。

貨艙r~]被鎖上了,那個大木箱就在隔開的房間裡,外面還有人日日夜夜的看守著。

那是個黑人,叫貝利。

她總能在熟睡時聽到-些古怪的聲音,並非海浪。

像是有人在拍打著水,又像是細細碎碎的絮語,近在耳畔,說著她聽不懂語言,輕輕的,低低的。

當她忍無可忍的醒來後,那些聲音就不見了。

這些變故都發生在箱子出現之後,她的直覺告訴她,箱子裡一定有著古怪的東西。

不過她不想摻和進去。

她剪了被子上的兩個角,搓起來堵住耳朵。

就這麼睡了兩晚。

這一天,她拿著吃的給貝利,幾塊麵包,煮土豆,還有乾的像繩子一樣的鹹肉。

船.上只能吃這些,或者罐頭。

貝利接了過來,卻沒有和她說謝謝,而是命令她道:

“我得出去伸伸腿,你在這,替我看著貨艙。”

黎莘慌忙搖頭。

貝利揪住了她的衣襟:

“這不是你能拒絕的,明白嗎?!”

黎莘顫著唇同意了,瞧_上去可憐又柔弱。

貝利拿著吃的走了出去。

等他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了,黎莘面_上惶恐的神色瞬間退去,換.上了一副憂愁的模樣。

這些野蠻人真是不講道理,誰都能欺負她。

偏偏她還不能反抗,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貝利去了很久都沒回來,黎莘站的累了,就在他的位置上坐下來,敲了敲酸疼的腿。

累了一天,又晃了一天,她實在是困極了。

自己的房間就在對面,卻無法靠近。

她屈起雙腿,蜷縮起來,將頭埋進了胳膊。

還是閉著眼睛靠一會。

船身輕輕的搖擺著,海浪敲擊著木板,宛如母親的搖籃曲。

她瞇著瞇著,真的睡了過去。

冥冥之中,彷彿有人在吟唱。

虛幻,空靈的嗓音。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