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選擇一種登入方式
《快穿之[玉體橫陳]》第1307章
女風水師X春夢鬼夫【七十一】

他那時護著姜鍶,的確身中一刀,只他以為是替姜擋了。

因人多混亂,他不曾注意到可有人在自己身後,但的確是有個瘦幹的影子打了個滾,從他身邊跑去了。

他當是寨中的孩童,未曾多看-一眼。

“那瘦骨伶仃的小童,是你?”

薛江沅訝異非常。

懷中佳人雖生了嬌軟身子,身量並不矮小,不過是自己過於高大,才稱的她小小一隻。

她比姜鍶還高了半頭,裊嬝娜娜的模樣,實在很難讓人聯想到當初的小童。

黎莘聞言,不悅的掐了- -把他腰間肌肉:

“便是乾瘦了一些,也沒到男女不分的程度罷?”

薛江沅握住她的手,笑道:

“從身子來看,的確是個小童。

見黎莘瞠大雙眸,正待發火之時,他不急不緩的接了下去:

“如自然不同了。”

分明是極普通的一句話,被 說的千迴百轉,還刻意壓低了嗓音,添了一抹旖旎情意。

黎莘面.上微紅。

“這般算來,你我之間,早有緣分了?”

薛江沅抬了抬她的下頜,捏在手裡瑩白小巧。

黎莘哼一聲:

“孽緣。”

若不是這擋刀之恩,她不必費盡心機的救他。

薛江沅不同意了:

“何來孽緣,不該是姻緣嗎?”

說罷,手癢的在她下頜_上撫了撫。

黎莘拍開他的手,從他懷中掙脫出來,理了理微皺的裙擺:

“你還是好好想想,姜鍶的目的罷。”

當初頭一回帶著薛江沅去見她,她眼中的情緒不似做假,既是當真對他有幾分感情,又為何要置他於死地呢?

各種緣由,除了姜媳,恐怕誰都不知了。

薛江沅懷裡一-空,就覺得心裡都虛了一塊,好在他尚有分寸,知曉下午才讓她受累過,晚上不能再來。

是以只神情略顯遺憾。

“我隱隱能猜到是她動的手,說來可笑,這不過是我的直覺。

從她拒絕自己的那一刻起,他就覺出了不對。

可惜那時滿心愁緒,滋味萬千,一時就沒能顧.上她反常的情緒,如今細細想來,才品出不對味的地方。

他抿唇思量片刻,喚了黎莘,在她耳旁低低說了幾句。

這一日,郡王妃早早的起了。

伺候的嬤聽了她的吩咐,為她仔細的打扮了一番,難免心中疑惑:

“王妃,可是要進宮去?”

郡王妃擺了擺手,從妝龕裡抽出一隻翡翠玉簪,照著烏鴉鴉的髮髻比了比:

“今日有貴客上門。

貴客?

嬤嬤雖奇怪,聽了郡王妃如是說,不由得慎重了幾分。

郡王妃換~了身衣裳,覺著太過華豔了,便命人再拿了身穩重素淨的。

忙活了一上午,粗粗用了吃食,她就帶著一眾丫鬟僕人,浩浩蕩蕩的走向了正門。

與此同時,郡王府的門]前停下一-輛馬車。

不等車夫擺好踏腳凳,薛江沅便率先掀了簾子出來,穩穩落在地上。

他揮退了車夫,親自遞出手去。

郡王妃出門]的光景,便瞧見一隻纖白如玉的手搭在他掌心,車簾輕動,一籠輕紗如云如霧。

她按捺住激動的情緒,上前道:.的

“來的累了罷?快去歇歇。

卻不敢拉那帷帽女郎的手,而是由著薛江沅扶了進去。
鍵盤左右鍵 ← → 可以切換章節